《晚清之乱臣贼子》 正文

  1. 首页 /
  2. 女频耽美 /
  3. 晚清之乱臣贼子 /
  4. 《晚清之乱臣贼子》 正文 第四百零二章 再战田家镇(下)
请记住我们:【m.20xs.com】    吴军被雨水坑早就不是一次两次了,最典型的一次就是在松江战场上,上海吴军在与太平军交战时突降暴雨,打湿了吴军主战步枪击针枪的纸壳子弹,导致上海吴军大败,被太平军抽得满地找牙不说,还赔上了当时的两江总督怡良的老命。


    后来在云贵和河南、四川的战场上,吴军也多次被雨水困扰,不是被迫推迟战事计划,给敌人**或者逃命的机会,就是被敌人乘机反攻,被迫撤退逃跑。而今天,终于轮到吴超越本人恶贯满盈了!


    突然落下的雨水开始并不大,连衣服都很难打湿,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淋漓小雨却逐渐变成了连绵阴雨,逐渐浸透了交战双方士兵的衣服鞋袜,也逐渐打湿了双方火枪的燧石火药,泡软了吴军子弹的纸质弹壳,导致战场上的枪声逐渐稀落,火力密度迅速降低。


    对此,被吴军高射速击针枪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清俄联军当然是欢声如雷,大声感谢耶稣基督和三清佛祖保佑。此前威风八面的吴军将士却是个个破口大骂,无不痛恨这场不合时宜到了极点的雨水。


    “乌拉!上帝保佑,我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欢呼得最兴奋的当然还是一度拿吴军阵地束手无策的俄军指挥官阿列波夫,然后阿列波夫也没急着发起进攻,而是让清军士兵抓紧时间多搭遍桥,同时撤回了之前出战的两个连,让他们稍做休整并担任预备队,然后才把另外两个作战连队派上战场,再次冲击吴军阵地防线。


    嘹亮的军歌声中,两个连俄军士兵端着雪亮的刺刀,排着四排密集的横队大步而进,直到快要进入吴军掷弹筒的射程范围时,俄军士兵才突然散开,互相拉远距离,以西方战场上逐渐重新开始流行的散兵线队形冲锋。


    在此期间,吴军掷弹筒一直在拼命开火,把不怕水的苦味酸炮弹砸向敌群,然而始终收效不大,既难以大量杀伤队形松散的俄国士兵,更没办法阻拦俄军士兵的冲锋突击。还是在俄兵进入手雷弹的投掷范围内后,吴军将士才靠着密集投出的手雷弹大量杀伤了敌人,可还是没办法击溃敌人冲锋,性格坚韧顽强的俄国人还是不断踏着便桥越过壕沟,冲到了吴军的羊马墙下。


    “杀光黄皮猴子!”


    难听的吼叫声中,第一个俄国士兵跳上了羊马墙,虽然他马上被吴军士兵用刺刀捅翻,更多的俄国士兵却还是争先恐后的跳上了齐胸高的吴军羊马墙。在望远镜里看到了这一画面,阿列波夫长满卷曲黄毛的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笑容,脱口道:“赢了!”


    “赢了!”


    第一线的俄国士兵也是这么认为,因为他们才刚冲上羊马墙,羊马墙下的吴军士兵就已经撒腿而逃,争先恐后的逃向左右两个方向,几乎是不做任何阻拦的让开了俄国士兵进营的道路。见此情景,俄国士兵当然是更加得意,争先恐后的大吼大叫,“黄皮猴子怕拼刺刀!小伙子们,跟我上啊!”


    欢呼着,俄国士兵争先恐后的跳入吴军营内,夺占吴军营内阵地,后面的俄国士兵也吼叫着一个比一个冲得更快,没过多少时间,打先锋的俄军连队就已经尽数冲进了吴军营内,同时还有不少清军士兵也跟着冲了进来。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俄国士兵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对——之前主动放弃羊马墙防线的吴军士兵并没有逃远,撤退到了左右后又重新列队,端起刺刀准备作战。同时在他们的正面前方,还突然出现了一支服饰装备与众不同的吴军将士。


    情况似乎有些不对也没多少关系,对刺刀格斗极有信心的俄国士兵仗着自军体形上的优势,稍微调整了一下队形,呐喊着就直接发起了冲锋,端着刺刀冲击对面突然出现的吴军将士。


    俄国老兵卡普佩诺夫端着刺刀冲在最前方,吼叫得也最卖力,风雨虽大,却还是掩盖不了他北极暴熊一般的咆哮声。不过吼了几声之后,卡普佩诺夫却突然笑出了声音,因为他清楚看到,对面那支吴军竟然在大雨中排起了前蹲后站的射击阵形,还抬起了步枪做瞄准姿势。


    “黄皮猴子,你们是傻瓜吗?雨这么大,你们的步枪能打响?”


    “砰砰砰砰砰!”


    卡普佩诺夫的狂笑被突然响起的密集枪声打断,连绵枪声中,卡普佩诺夫难以置信的看到,吴军士兵的枪口竟然全都喷出了火焰硝烟,卡普佩诺夫小腹和大腿也象被重锤敲击一样,接连被两颗子弹打中,鲜血飞溅间,卡普佩诺夫顿时脱口惊叫道:“怎么可能?”


    更让卡普佩诺夫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还在后面,一轮射罢之后,对面的吴军士兵竟然没有做任何的装弹动作,直接就再次扣动扳机,再次打出了一波弹雨。而这一次,一颗罪恶的子弹,还直接命中了卡普佩诺夫的咽喉,打得卡普佩诺夫直接仰面摔倒,脖颈间鲜血与黏液一起喷涌,救无可救。


    “我是在做梦吗?可以在大雨中开枪,还可以不用装弹就连续射击?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步枪?黄皮猴子有这么好的步枪?”这是卡普佩诺夫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念头,充满了无数不解的疑问。


    可怜的俄国老兵卡普佩诺夫还只是不解,他更加可怜的同伴却完全是被吓傻了,风雨中,吴军士兵手里的古怪步枪就象根本不需要装弹一样,接二连三的打出子弹,接连打了五六发子弹都不见停歇,打得端着刺刀冲锋的俄国士兵是人仰马翻,死伤不绝,几乎是在转眼之间就躺倒了一大片。


    射击了已经有七八次,吴军将士手里的古怪步枪却仍然还在倾泻子弹,从没见过这种恐怖步枪的俄国士兵个个魂飞魄散,无不放声惨叫,“魔鬼!魔鬼的步枪!黄皮猴子用的步枪是魔鬼发明的,不用装子弹就能连续射击!”


    与此同时,听到吴军营中突然再次响起密集枪声后,俄军指挥官阿列波夫一度也有些惊奇,不明白吴军为什么能在雨中开枪,然后阿列波夫又突然醒悟,自作聪明的认为吴军士兵是躲在房屋帐篷中开枪,还笑着说道:“进展速度不错,这么快就打到黄皮猴子的军帐区了。快放火烧吧,把黄皮猴子变成烤猪。”


    想象中的火焰并没有在吴军营地中升起,相反的,阿列波夫还很快就无比傻眼的看到,他的那些英勇无畏的部下竟然开始了争先恐后的向后逃亡,不但正在翻越羊马墙的士兵掉头逃跑,就连已经冲进吴军营地的士兵也再度跳上羊马墙,逃出吴军营地,慌乱的模样就象有什么魔鬼野兽在后面追赶一样。


    见此情景,满头雾水的阿列波夫当然马上派人上前去了解情况,结果信使却带回来了一个让阿列波夫更加傻眼的答案,“少校,清国叛军突然使出了一种魔鬼步枪,不怕雨水,还能连续发射,子弹就象是打不完一样,我们的士兵抵挡不住,只能撤退!”


    “魔鬼的步枪?不怕雨水?还能连续发射?”


    阿列波夫怀疑自己听错了,更怀疑自己在做梦,不过还好,阿列波夫很快就知道了他的士兵是否在说谎——拿着古怪步枪的吴军士兵直接跳上了羊马墙开枪射击,居高临下象点名一样的射杀正在逃亡的俄军士兵,还真是在雨中直接发射!也真的象子弹打不完一样的连续开枪!


    “我的上帝!还真有这样的魔鬼步枪!”阿列波夫声嘶力竭的惊叫,也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大吼下令,“撤!马上撤!我们打不过这样的魔鬼步枪!”


    此战过后,吴军将士装备的亨利连珠枪,在俄**队中多了一个响亮的名字——魔鬼步枪!而满清军队则惊恐的称亨利连珠枪为——吴贼鬼枪!


    当然,清俄联军也是付出了惨重代价才帮助亨利连珠枪一举成名,在吴超越亲兵营的追杀下,俄**队扔下了超过五百具尸体才逃到长江岸边获得舰炮保护,炮兵连的八门野战炮全部被吴军缴获,清军也阵亡过半,数十人投降被俘,而吴超越亲兵营的伤亡则是——零!


    陆地上溃败还影响到了水上战场,收到陆师惨败的消息后,大吃一惊的俄军司令诺沃西利斯基没敢再继续进攻,选择了匆匆撤退重新整军。清军水师伤亡惨重却徒劳无功,吴全美愤怒吼叫,然而却又无可奈何。


    战败后的清俄联合舰队足足用了两天时间收集情报,才知道了新安寺惨败的真相是吴超越的亲兵营出手导致,然而很可惜,关于吴超越亲兵营使用的古怪步枪的具体情况,却又因为吴军保密工作出色不知详细,没有收集到太多有用的情报,清俄联军仅仅只是知道吴军之中这种步枪的数量不多,还有这种步枪可能来自大冶。


    面对这样的情况,满清朝廷派来的钦差文祥当然有些担心俄国人会选择退兵,导致这次远征徒劳无功。然而让文祥万分意外的是,在和几个参谋仔细讨论了许久之后,诺沃西利斯基竟然主动找到了他,要求再次发起进攻,直接以武力突破吴军的田家镇防线。


    “诺沃西利斯基先生,你们不怕那种吴贼鬼枪?”文祥惊喜问道。


    “文祥先生,你是白痴吗?”诺沃西利斯基没好气的说道:“你们清国叛军使用的魔鬼步枪虽然厉害,但是那种步枪能威胁到我们的战舰吗?使用魔鬼步枪的叛军士兵,能挡得住我们舰队的一发炮弹?”


    “那是,那是。”文祥赶紧恭维,说道:“诺沃西利斯基说得对,吴贼鬼枪再厉害,也挡不住火轮船的一发炮弹。”


    “继续进攻。”诺沃西利斯基冷冷说道:“先消灭叛军的水师主力,再捣毁叛军的工业基地,夺取叛军的生产设备。”


    文祥赶紧又连连点头哈腰的答应,诺沃西利斯基却又说道:“记住,在战场上缴获的叛军魔鬼步枪,全部要交给我们!”


    诺沃西利斯基之所以有勇气继续进攻,其关键原因当然是清俄联合舰队在水面上仍然拥有绝对优势,不需要打陆战就能直接突破吴军的田家镇防线。事实也的确如此,当清俄联军汲取教训不再投机取巧,选择只在水路突破之后,吴军的田家镇防线果然很快就招架不住了,不但炮台火力被清俄联军的密集火力压制得厉害,多达十道的铁索防线也逐渐被敌人一一突破,逐渐露出败象。


    清俄联合舰队只在水面突破的战术虽然正确有效,副作用却是代价昂贵,再次激战中,超过三十条清军红单船被吴军炮台击沉或水雷炸毁,士卒阵亡和失踪超过一千一百余人。而俄国舰队虽然十分无耻的继续隔岸观火,直到吴军炮台被清军水师摧毁过半才出手参战,可是诺沃西利斯基等沙俄将领却马上就发现——田家镇吴军竟然还保留了一手,专门用来款待他们的舰队!


    “火箭!放!”


    怒吼声中,超过三百支改进型康格里夫火箭呼啸飞出,一窝蜂的射向江面,铺天盖地的落到沙俄舰队头上,炸烂船舷,引燃船帆,落到甲板上炸开,弹片横飞间,措手不及的沙俄水兵死伤连连,惨叫的声音响彻云霄。


    “打得好!狗日的罗刹洋鬼子!”


    “打!打!往死里面打!杀光这帮罗刹洋鬼子!”


    “湖北的兄弟,加油,往死里打!给我们报仇!”


    这样的声音是在清军水师军中响起,还有不少清军水师的士兵直接吼了出来,然而包括清军水师主将吴全美在内的清军将领,却全都装着没听到。看着仍然还在不断发射的吴军火箭阵地,吴全美的目光之中,竟然还包含了一丝感激,暗道:“到底是自己人,没对我们下毒手。”


    ( )

上一章 回目录
  • 第四百零二章 再战田家镇(下)
  • 第四百零一章 再战田家镇(中)
  • 第四百章 再战田家镇(上)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唯一选择
  • 第三百九十八章 九江首战
  • 第三百九十七章 亲临九江
  • 第三百九十六章 人是会变的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弦高犒师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外交失误
  • 第三百九十三章 风暴前夜
  • 第三百九十二章 荣禄借路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借路伐吴
  • 第三百九十章 拉近关系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果然是败保
  • 第三百八十八章 暗中联手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得先稳住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彻底逆转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昏招百出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前戏得做足
  • 第三百八十三章 换帅如换刀
  • 第三百八十二章 长毛之友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感谢僧王爷
  • 第三百八十章 今昔往昔
  • 第三百七十九章 这次是坑你
  •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举步维艰
  • 第三百七十七章 会挑时机
  •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丧心病狂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死马当活马医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授敌以计
  • 第三百七十三章 亨利连珠枪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各有难念的经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危险苗头
  • 第三百七十章 银子的力量
  • 第三百六十九章 盲人骑瞎马
  • 第三百六十八章 都动脑子打仗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学坏了
  •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不谋而合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有限扩张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外交战场
  •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万里来援
  • 第三百六十二章 成本问题
  • 第三百六十一章 挑错了地
  • 第三百六十章 刀枪不入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抢渡黄河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如何渡河
  • 第三百五十七章 以势压人
  •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上屋抽梯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小人兴风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当面对质
  • 第三百五十三章 舰队迷影
  • 第三百五十二章 最大弱点
  • 第三百五十一章 不是敌人太狡猾
  • 第三百五十章 空城妙计
  • 第三百四十九章 碰上硬茬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声西击东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攻其必救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咸鱼翻生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命中克星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性格决定命运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北伐受阻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泰晤士报》的影响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得不偿失
  • 第三百四十章 大义为重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各怀鬼胎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只能摊牌
  • 第三百三十七章 你有来我有往
  • 第三百三十六章 二桃杀三士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宁与长毛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平吴三策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四川风云
  • 第三百三十二章 你们是亲戚?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培养洪承畴
  • 第三百三十章 搞定上海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祖坟风水
  • 第三百二十八章 风暴之前
  • 第三百二十七章 仓促起事的后果
  • 第三百二十六章 荆州之战 下
  • 第三百二十五章 荆州之战 上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共同开发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清君侧
  • 第三百二十二章 起兵第一枪
  • 第三百二十一章 事实胜于雄辩
  • 第三百二十章 曾经兄弟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唯一破绽
  • 第三百一十八章 肃顺之死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祺祥政变
  • 第三百一十六章 良心作怪
  • 第三百一十五章 热河魔影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扶摇直上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报应不爽
  • 第三百一十二章 鲸吞四川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盯上四川
  • 第三百一十章 大清忠良多
  • 第三百零九章 炒作手段
  • 第三百零八章 鬼子六的努力
  • 第三百零七章 被当榜样
  • 第三百零六章 早知如此
  • 第三百零五章 想为鸡首
  • 第三百零四章 我们的考古习惯
  • 第三百零三章 最好办法
  • 第三百零二章 被出卖了
  • 第三百零一章 英明神武
  • 第三百章 保护圆明园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咸丰北狩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僧王大战英法联军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什么叫国际公法?
  • 第二百九十六章 英明指示
  • 第二百九十五章 乘机占便宜
  •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不做鹬蚌
  •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主子报仇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八旗败类
  • 第二百九十一章 你会后悔
  • 第二百九十章 火中取栗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扎火囤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流氓手段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世间奇事
  • 第二百八十六章 精诚所至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更扯淡
  • 第二百八十四章 被怀疑了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善后处理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小念越的奇遇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惊心动魄
  • 第二百八十章 但愿是真的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碰碰运气如何?
  • 第二百七十八章 私生子问题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再帮大忙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天京事变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政变之前
  • 第二百七十三章 要的就是适得其反
  • 第二百七十二章 能托大事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搂草打兔子
  • 第二百七十章 恭王爷要谋反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家门不幸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没能领会却更坏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第一要事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湖南发生的事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大清忠臣
  • 第二百六十四章 老狐狸病倒
  • 第二百六十三章 胜利时刻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对阵蒸汽船
  •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逗你玩了
  • 第二百六十章 先给点甜头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请你去投降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军人的骄傲
  • 第二百五十七章 闹矛盾的下场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乱丢垃圾的后果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准备不足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合理赖帐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携敌之手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即便没必要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涉险过关
  • 第二百五十章 任期危机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衡州兵变
  • 第二百四十八章 也在长进
  • 第二百四十七章 乘机揽权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僧王报复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湘军末路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大摆乌龙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恨不相逢未娶时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好心办坏事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必须拆散
  • 第二百四十章 不能见死不救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旗人有时也可爱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领鬼进门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无心插柳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抢生意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影响深远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才与德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弱将强兵
  • 第二百三十二章 胜败关键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热闹的除夕夜
  • 第二百三十章 不做恶人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障眼法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别了,老师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穷途末路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身陷绝境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奇袭湖口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泰极否来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正确选择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冒险东进
  • 第二百二十章 甘尽苦来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人算不如天算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诱之以利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因祸得福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改不掉的习惯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一样米养百样人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死了都要爱
  • 第二百一十三章 人不为己
  • 第二百一十二章 跨省抓捕
  • 第二百一十一章 以一敌三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撕破脸皮
  • 第二百零九章 制台见洋人
  • 第二百零八章 偏袒包庇
  • 第二百零七章 被雁啄眼
  • 第二百零六章 送上门找揍
  • 第二百零五章 老朋友和新朋友
  • 第二百零四章 出门撞鬼
  • 第二百零三章 真变刺猬
  • 第二百零二章 出兵剿捻
  • 第二百零一章 暗通声气
  • 第二百章 还不够强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都不是好东西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本性难移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以德报怨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失之交臂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愿多桀纣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两边递刀子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又起波澜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搬起石头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倒戈一击
  • 第一百九十章 风平浪不静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决战石达开(下)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决战石达开(中)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决战石达开(上)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超越小妖太狡猾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条路走到黑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年轻人的事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奴才恭喜主子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师生反目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惨烈首战
  • 第一百八十章 无法无天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帐目果然不对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雪上加霜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祸不单行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你来我往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大清白眼狼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历史真相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肃清湖北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争夺先机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师生对赌
  • 第一百七十章 兵行险着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联手破敌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露锋芒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从容自信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鸟枪换炮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忍气吞声
  • 第一百六十四章 顺水推舟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收之桑榆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顺水人情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刻骨铭心
  • 第一百六十章 模范师生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第三选择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快顶不住了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嫩姜老姜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忤逆学生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国难思良将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还差一点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危言耸听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衣锦还京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请旨进京
  • 第一百五十章 不约而同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又回上海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半路失踪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没干过好事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打中了没有?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三个臭皮匠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万念俱灰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调虎离山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其他用途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比烂时代
  • 第一百四十章 幸亏说话慢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大义灭亲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海归赤子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三月之期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光复上海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老上海滩(下)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老上海滩(中)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老上海滩(上)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致命一击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无耻诱惑
  • 第一百三十章 细作问题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又一次伤害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薄情寡义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泰山压顶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复杂形势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聪明的太平军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弹药不足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心有灵犀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前功尽弃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阿拉不打阿拉
  • 第一百二十章 酝酿发酵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交换俘虏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上海巨变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灯下黑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十日断肠散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扶不起的阿斗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朽木难雕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迫南撤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果断决定
  • 第一百一十章 各打各的
  • 第一百零九章 二选一
  • 第一百零八章 偷梁换柱
  • 第一百零七章 后发制人
  • 第一百零六章 都想放水
  • 第一百零五章 小看了敌人
  • 第一百零四章 攻城战术
  • 第一百零三章 孝子贤孙的楷模
  • 第一百零二章 幸未辱命
  • 第一百零一章 深明大义
  • 第一百章 愿立军令状
  • 第九十九章 自请监军
  • 第九十八章 上海隐患
  • 第九十七章 主动请战
  • 第九十六章 好人师兄
  • 第九十五章 恶客师弟
  • 第九十四章 举贤不避亲
  • 第九十三章 养贼自重
  • 第九十二章 乐极生悲
  • 第九十一章 求之不得
  • 第九十章 最后底牌
  • 第八十九章 报仇!
  • 第八十八章 再不上当
  • 第八十七章 反客为主
  • 第八十六章 这仗怎么打?
  • 第八十五章 瞒天过海
  • 第八十四章 无耻背叛
  • 第八十三章 噩耗传来
  • 第八十二章 牺牲色相
  • 第八十一章 得意门生
  • 第八十章 收了个幕僚
  • 第七十九章 又是诈降计?
  • 第七十八章 仍有危险
  • 第七十七章 麻杆打狼
  • 第七十六章 山寨水货
  • 第七十五章 怎么全忘了?
  • 第七十四章 鸡蛋里挑骨头
  • 第七十三章 荣辱与共
  • 第七十二章 放心去吧
  • 第七十一章 争功诿过
  • 第七十章 以天父之名
  • 第六十九章 艰难突围
  • 第六十八章 江宁城破
  • 第六十七章 争取时间
  • 第六十六章 准备跑路
  • 第六十五章 小寡妇归谁?
  • 第六十四章 又惹麻烦
  • 第六十三章 捣乱
  • 第六十二章 看出破绽
  • 第六十一章 拣到个寡妇
  • 第六十章 城外激战
  • 第五十九章 拆迁计划
  • 第五十九章 拆迁计划
  • 第五十八章 猪一样的队友
  • 第五十七章 前倨后恭
  • 第五十六章 知识就是力量
  • 第五十五章 守城第一枪
  • 第五十四章 以貌取人
  • 第五十三章 兄弟相称
  • 第五十二章 婉贞?婉贞!
  • 第五十一章 果然来了
  • 第五十章 逼上梁山
  • 第四十九章 牛刀杀鸡
  • 第四十八章 首次出战
  • 第四十七章 忤逆不孝
  • 第四十六章 办理团练
  • 第四十五章 夫唯不争
  • 第四十四章 前恭后倨
  • 第四十三章 我要办团练
  • 第四十二章 属刺猬的
  • 第四十一章 被迫为官
  • 第四十章 峰回路转
  • 第三十九章 卖别人的国
  • 第三十八章 参加谈判
  • 第三十七章 拜师得字
  • 第三十六章(下) 揪出卖国贼
  • 第三十六章(上) 揪出卖国贼
  • 第三十五章 玩笑开大了
  • 第三十四章 表演过于出色
  • 第三十三章 朋友登门
  • 第三十二章 原来是同行
  • 第三十一章 陈年旧事
  • 第三十章 解铃系铃
  • 第二十九章 千钧一发
  • 第二十八章 明白人多的是
  • 第二十七章 事件进展
  • 第二十六章(下) 各有打算
  • 第二十六章(上) 各有打算
  • 第二十五章 祸水外引
  • 第二十四章(下) 洋船来袭
  • 第二十四章(上) 洋船来袭
  • 第二十三章 洋人反应
  • 第二十二章 特殊信使
  • 第二十一章 身陷囹圄
  • 第二十章 祸从天降
  • 第十九章 自取其辱
  • 第十八章 注定有缘
  • 第十七章 好心没好报
  • 第十六章 反应神速
  • 第十五章 租界行
  • 第十四章 典型丑八怪
  • 第十三章 冤家路窄
  • 第十二章 养虎遗患
  • 第十一章 上访效果
  • 第十章 刮目相看
  • 第九章 谈判
  • 第八章 洋人耍无赖
  • 第七章 今为古用
  • 第六章 滚出去
  • 第五章(下) 事要闹大
  • 第五章(上) 事要闹大
  • 第四章 一念之差
  • 第三章(下) 家传本事
  • 第三章(上) 家传本事
  • 第二章 我养你
  • 第一章 买办爷爷不良孙
  • 新书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