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 正文

  1. 首页 /
  2. 武侠修真 /
  3. 心魔 /
  4. 《心魔》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六章 别处事
请记住我们:【m.20xs.com】    余下十二日当中的第一日对于李云心来说是艰难的一『2对于除他之外的某些并不在云山中的人,似乎同样如此。


    譬如说在同一日,身处殿中的赵胜。


    这殿是间小殿——相对于天下其他帝王们宽广恢弘的宫殿来说。可于赵胜而言,走进这殿中的一刻,却是他人生中最快意、最辉煌的时刻。


    此处名醴泉宫,是余国皇帝为数不多的行宫之一,也是最大的一座。坐落在蓉河边,背倚当阳山。


    以荣王的名号起兵的赵胜进击至此,便在行宫中安顿下来。此时余国之内大势稍定,起义的荣军已与余军平分江山,兵锋正锐。但荣军也需要暂时休整队伍,以图毕其功于一役。余军更需要舔舐伤口,期待平定叛乱。因而双方暂时达成奇异而心照不宣的和平势态,隔着一条蓉河几可听得到对方军士夜里打鼾的声音,却没有一方主动出击了。


    然而在这个节骨眼儿,荣王赵胜却需要做一个艰难的决定。


    令他感到的为难的是一个人。此人并非木南居派遣来助阵的法师,也非那作壁上观两不相帮的剑宫。而是……他最得力的一员战将,如今的“三军兵马大统领”应决然。


    其实“三军”的人也并不多——战兵统共只有三万余人罢了。除去各路“诸侯”的亲军、荣王赵胜的羽林军,余下的不过两万余人。而这两万余人也只是在名义上归那位“三军兵马大统领”统辖——应决然大统领真正能够统御的,只有约莫四千人上下。


    有一千人是他从前的班底。


    荣王赵胜当日在府衙中得了渭水龙王托梦,叫他去迎一文一武两位良才。文臣名叫刘公赞,赵胜没有迎到。不但没有迎到,还听闻那位隐士刘公赞所隐居的君山被天雷轰击了……心中便非常惶恐。想是否是自己此前犹豫踌躇引龙王怒,将他的军师收走了。


    但好歹武将迎到了——便是这应决然。


    来时带了千余人的班底,对于初创大业的赵胜来说是雪中送炭一般的助力。而这千余人,可不是那些被从田里拉出来、胡乱分些棍棒就赶上战场的杂兵。而是懂得口令、能列成队的精兵。


    这些所谓“精兵”的身份,应决然早对李云心说了。从前是庆国出云山上黑寨堡的盗匪,然而总算盗亦有道,并不滥杀无辜。这般的盗匪在兵强马壮的庆国人眼中不算什么有本领的,可来了余国,便成了猛虎入羊群了——


    须知余国中本就久被剑宫把持,军备都废弛了。如今忽然来了这一千哪怕没杀过人、也见过血的虎狼之士,岂有不势如破竹的道理呢。


    原本剑宫是个依仗。但诡异的是,荣军义旗一举,那剑宫便作壁上观,再不理旁的事了。


    有的说是余帝失道,有的是说什么……剑宫的妖修们被各路大妖王招了去往业国了,因而剑宫已空。种种说法不一而足,但实情的确是——


    以那应决然带来的一千精兵为核心,荣王赵胜迅聚拢数万大军。所过之处无不望风而降,偶有抵抗的,也都被应大统领以摧枯拉朽之势荡平,真可谓势如破竹了。


    因着这功劳,又因着乃是龙王托付给他的将才,荣王赵胜便亲封了他“三军兵马大统领”。


    两人之间这蜜月一般的日子……却只过了月余而已。


    到荣王入主醴泉宫之后,矛盾与嫌隙便产生了。


    其实在赵胜看来……这件事的主要责任在于应决然。这位应大统领,或许从前做惯了山贼,其实是很桀骜的。偏他似乎又的确有桀骜的资本。据说他在庆国的江湖上很有些名气,算是个武林之中的大高手。他来了余国举事,便有不少庆国的武林人士来投,叫他的声势也为之一壮。


    而后,庆国的渭水附近又接二连三地遭遇大祸,许多百姓流离失所,也便有许多从前寄生在那些百姓身上的盗匪、豪侠,在庆国待不下去了。再听从前的同道说往余国投奔了从前的“黑刀”、如今的“荣军应大统领”之后,便也能混个一官半职来当当,每日吃香喝辣,对手却都是些软脚虾。


    如此好事,那些刀头舔血的人岂能不乐意呢?


    于是……人越来越多,到最后从庆国而来的游侠足有五百多人。大统领手下的官职排不下了,便将一些武功并不十分高强的都编成绿林营。这些打起仗来乱哄哄的绿林营,或许在对阵庆军的时候只有被屠戮的份儿,可偏偏对付的是余军。因而一时也风头无两。


    如此……这应决然的手上的既有以从前那一千班底组建起来的四千黑刀军,又有这些从余国来助阵的绿林营,便已是荣军中最大的势力了。


    荣王赵胜手中的羽林军人数是他的两倍,但问题是真打杀起来……大概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


    因而等赵胜意识到不对劲儿的时候……


    就连他与应大统领说话,有时都得用商量的语气了。


    宝鼎还未到手,王座却叫他人占了一半去。即便是龙王托付来的人才……赵胜也不大能容忍了。


    而将两人之间的矛盾再激化的,则是昨日生的事情。


    昨日荣王在醴泉宫升殿,只为商议一件事。那便是如今既然已占据了半壁江山,同那余帝分庭抗礼了,“荣王”这个名号是否已经不足以聚拢民心了呢?


    毕竟他们一开始的旗号是清君侧。可如今江山已经稳固……似乎应该再考虑些别的事,才好再图后续。


    其实大家都清楚,荣王想要称帝。


    但立国为荣这件事刚刚提出来,便遭到应大统领的反对。


    他反对的理由其实也是很正当的。主要有两点。


    一则,如今大事过半,士气正旺。最应该做的事是休整完毕之后一举荡平余国,攻入京都,擒杀余帝,彻底断绝某些人两面观望的心思。


    余国毕竟是一国,而不是什么乌合之众。如今战力颓废是因为军备长期废弛,就好比源头被断了水的灌溉渠道。


    可余国仍有许多的官吏、武将。一旦给了他们充足的时间,他们将会迅调整过来、得到源源不断的兵员补充。


    ——好比将源头的水道再次打通了,那些干涸的渠也是渠,很快便会重新充盈起来。


    可他们眼下所占据的这半壁江山经了战火,便如同在挖新渠。许多地方还不通畅,政令也无法得到贯彻。眼下荣军虽“善战”,也只是相对于更加废弛的余军而言。一旦余军依着余国数百年前人留下的经验再反应过来、或者得到他国的援助,那么荣军的处境将极不利,甚至有可能葬送大业。


    二则,他们眼下在做的事情,实际上是很犯忌讳的。数千年来,哪个帝王不想要开疆拓土,成为天下共主呢?可只有五百年前的庆国颠覆成功了——起因还是前朝邺帝触怒神女,被降下了天罚。


    至于其他的,就连最强大的离国,也不敢对周边的小国出兵。因为道统与剑宗不允许这样做——他们想要人间长久和平,叫万民休养生息。


    而他们如今在做的,乃是忤逆仙人的极大恶事。既然不晓得什么缘故并没有仙人干涉,就应该一鼓作气直取京都,以免夜长梦多。等余国皇室都死绝了——哪怕仙人们注意到这边生的事、想要干涉,又能怎么办呢?


    新朝已经建立,官员也被派往四方。只要做得像模像样,想必仙人们也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因为他们并非对某一国的皇室专情,而是对天下的百姓专情。


    他将这两点提出来了,殿中的官员们纷纷点头称是,认为应大统领思虑极周全。为着荣王以后的基业计,实在不该在此称帝——而应到京都去完成这件事。


    赵胜亦晓得应统领说得有道理。然而……问题不在于他说得有没有道理。而在于——


    他在殿上公然反对了自己——在帝位这样的大事上!


    且他反对自己,群臣竟然称是——他们是荣王亲封的臣子还是应决然的臣子?


    第三……那应决然从前只是个江湖人罢了……从哪里晓得了这样多的天下大势!?


    他到底是个什么来历?


    因而赵胜不得不面临一个选择——是在这应决然势力再大之前解决掉他,还是赌一赌……这应决然的确是忠心护主,当真所说的一切都是在为他着想。


    实际上……这选择也不算是太艰难了。


    任何一个想要稳坐帝位的人,都该选择前者——相对于什么仙人的干涉、天下的大势种种遥远而飘渺的威胁来说,手握精兵的应决然,才是最最可怕而实际的因素吧。


    于是荣王赵胜坐在案前,在饮尽一壶美酒之后,招手唤来了身边忠心的侍者。


    准备工作大概持续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应当是……在这世间所有的“政变”当中,准备得最快的一次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


    杀掉应决然这件事已经在他的脑海里搁了数日,早就想过倘若要杀他,应当怎样怎样。


    赵胜认为应决然手中的那些人——那些从庆国来投的绿林营,不过是为了荣华富贵罢了。应决然可以给他们的,自己也可以给。甚至给得更多。至于他手中的那些来自黑寨堡的强兵……也只有区区**百人罢了。他或者叫绿林军与他们斗,或者尽出自己手中的羽林军——一万人围杀一千人,难道还杀不死么?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在这殿中的廊柱后布置刀斧手,以屏风遮掩了。差遣人去叫那应决然入殿中来。相谈几句,摔杯为号,两边刀斧手尽出,立即将他剁成肉泥。


    这恶伏诛,余下诸人都不是什么要紧事。他的帝位便可稳固……杀了他,然后便可称帝。再携余威荡平余国——


    他想到这里,便又饮尽一杯酒——


    醉眼惺忪的抬头看的时候,觉自己差遣出去的仆从已回来了——身后跟着一队刀斧手,身边还有个法师。


    法师他认得——乃是木南居的人。


    他们起事之后城中木南居忽然来了人,说可以助他一臂之力。赵胜从前是蓉城的捕头,知道这木南居背后很有些势力,却并不认为他们对于这场战争能有多大的助益。直到……他们派来了法师。


    他是余国人,从小就见惯了妖魔,对于神通之类的玩意儿也不陌生。因此见了法师们并不十分诧异,诧异的倒是他们为何助他。那法师便只说木南居主人眼见余国的悲惨事已久,早想有所作为了。眼下荣王义旗一起,就觉正是大好机会,因此来投。


    如此好事赵胜自然欣喜,而此后法师们的表现也叫他极满意——其实并没有施展什么神通。而是比神通作用更大、更加可怕的力量。


    那便是信息。


    每到一处,便将此地余军驻军多少、主将为何,战力如何,向何处机动,又在何处集结这样的消息悉数奉上。说对余军“了如指掌”已不足以形容荣军了,而该是——比自家的军队还要了解的。


    因而每每出战无不大胜,简直如同天兵天将一般。


    眼下见木南居的法师来了,就问他那仆从。仆从便说他出去准备大事的时候,这位法师也来到。细细询问之后得知这位法师同样认为如今荣军当中的形势并不妙——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荣王与大统领之间的矛盾已影响到了大局、军心。必须除去一个才能叫三军用命,为接下来的决战做好准备。


    因而今日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事——却不料同荣王的心思不谋而合。


    赵胜便大喜,只将自己的计谋向那位法师细细说了。


    他今日打算做这件事之前,心里颇有些忐忑愁郁。因而打算小酌一番慢慢思索。岂知些许酒水落肚,心思便开朗了,又叫人取了一壶酒来。等这壶酒饮尽了,此前那些愁郁全不见——当即决定今日就杀了那应决然。


    如今酒兴还在,话语也多。见了这位木南居的法师先生出三分豪气来。虽然说话的时候舌头有些麻,可自己并不晓得。等他将事情说完了,法师便只笑,说此事大有可为。


    赵胜……在已因酒力而略模糊的视线中见了法师这笑容,心里更加安定。


    于是一声令下叫刀斧手隐藏好了,便又差遣他那仆从传应决然来,说——要商议渡蓉河、直取京都的大事。


    ( )

上一章 回目录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别处事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囚禁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夺舍
  • 第四百八十三章 见风使舵
  • 第四百八十二章 穷途末路
  • 第四百八十一章 挖坑不填
  • 第四百八十章 小白花儿
  • 第四百七十九章 那又怎么样
  • 第四百七十八章 群魔乱舞
  • 第四百七十七章 得了宝贝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嘴巴很毒
  • 第四百七十五章 画圣的真名
  • 第四百七十四章 登山者
  • 第四百七十三章 宏大的计划
  • 第四百七十二章 显圣
  • 第四百七十一章 捉来玩
  • 第四百七十章 他知道
  • 第四百六十九章 重要的东西
  • 第四百六十八章 第一夜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犹按剑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故人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入魔
  • 第四百六十四章 之一
  • 第四百三十六章 人间劫难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囚禁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弱水禁制
  • 第四百三十三章 豆婆与凌娘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好的开始
  • 第四百三十一章 细作
  • 第四百三十章 细作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好大的胆子
  • 第四百二十八章 邪门外道
  • 第四百二十七章 为我而活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地不仁
  • 第四百二十五章 生死看淡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岂敢死
  • 第四百二十三章 真正的法决
  • 第四百二十二章 猪队友
  • 第四百二十一章 执念
  • 第四百二十章 炼化
  • 第四百一十九章 算计
  • 第四百一十八章 道器
  • 第四百一十七章 住手
  • 第四百一十六章 跌落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求死
  • 第四百一十四章 执念和小心眼儿
  • 第四百一十三章 仇人相见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啪啪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啪
  • 第三百五十章 我们有罪
  • 第三百四十九章 你们在说谎
  •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三一八事件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策反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天使
  • 第三百四十五章 云本无心
  • 第三百第十四章 圣人心魔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劫身
  • 第三百四十二章 苏生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天上一日
  • 第三百四十章 他们怕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元老会
  •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一颗心
  • 第三百九十七章 云山夜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幽冥世界
  • 第三百九十五章 鬼将军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恐吓
  • 第三百八十四章 怯战
  • 第三百八十三章 一击之威
  • 第三百八十二章 讨债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拦路
  • 第三百八十章 路边的仙长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啸掠军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凡人的神通
  • 第三百七十七章 道爷
  • 第三百七十六章 通窍混沌玄黄风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土地公公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深夜谈话
  • 第三百七十三章 骸骨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溜之大吉
  • 第三百七十一章 血口喷人
  • 第三百七十章 闻君有大好头颅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事败
  • 奇怪啊,今天状态不对劲……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救我
  • 第三百六十七章 杀手锏
  • 奉喵承运键盘子,诏曰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渔翁得利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心惊胆寒
  • 第三百六十四章 阴谋阳谋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格杀当场
  • 第三百六十二章 茕茕孑立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天下大阵
  • 第三百六十章 白散人
  • 第三百五十九章 以身入瓮
  • 第三百五十八章 驴上人
  • 第三百五十七章 灵犀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列侯之争
  • 第三百五十五章 要死
  • 第三百五十四章 云山降世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真龙的决心
  • 第三百五十二章 放你娘的屁
  • 第三百五十一章 三位姑娘
  • 第三百五十章 剑圣与疯子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剑圣与画圣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广王破阵
  • 第三百四十七章 逃无可逃
  • 第三百四十六章 看穿你
  • 第三百四十五章 秒杀
  • 第三百四十四章 琉璃剑心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于少爷的秘密
  • 第三百四十二章 你是谁?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四火焰与死神
  • 第异三百四十章 异像
  •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三蠢笨的仙人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凶兽
  • 第三百三十七章 追击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奇巧淫技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回马枪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反目成仇
  • 第三百三十三章 雷劫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入梦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可怕的阴谋
  • 第三百三十章 前尘旧事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刘凌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大麻烦
  • 第三百二十七章 云从龙
  • 第三百二十六章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大劫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幻境
  • 第三百二十三章 企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欺人太甚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忘情
  • 第三百二十章 一刀
  • target=_blank第三百一十九章 客卿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客卿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幻境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秘密
  • 第三百一十六章 雾锁蟾宫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有何不可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清明上河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故人重逢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容王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神使
  • 第三百一十章 胞弟
  • 第三百零九章 心法
  • 第三百零八章 人头
  • 第三百零七章 太祖
  • 第三百零六章 夹缝
  • 第三百零五章 年年复年年
  • 第三百零四章 逍遥子
  • 第三百零三章 新玩意
  • 今天请个假,今日欠下的25号补。另附些感想
  • 第三百零二章 小心眼
  • 第三百零一章 余孽
  • 第三百章 风雨来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赌一赌
  • 第二百九十八章 焚城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架空
  • 第二百九十六章 规则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入夜
  • 第二百九十四章 花木南
  • 第二百九十三章 蓉城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人妖的世界
  • 第三百零二章 小心眼
  • 第三百零一章 余孽
  • 第三百章 风雨来
  • 第二百九十六章 规则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入夜
  • 第二百九十四章 花木南
  • 第二百九十三章 蓉城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人妖的世界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毛茸茸
  • 第二百九十章 飞剑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古魔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恶犬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奇怪
  • 作者要开始展示本领了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渭水君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真龙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妖魔与凡人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盖世妖魔
  • 第二百八十二章 跳动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强弩之末
  • 第二百八十章 龙魂不灭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奇怪的二哥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情与劫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悬崖的边缘
  • 第二百七十六章 龙魂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假太子
  • 第二百七十四章 阴差阳错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打个巴掌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合作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回味
  • 第二百七十章 破局
  • 第二百六十九章 破计
  • 第二百六十八章 逼供
  •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网成擒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动员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手撕道士
  • 第二百六十四章 通风报信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金蝉脱壳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前仇旧恨
  • 第二百六十一章 九公子
  • 第二百六十章 枯骨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山下的秘密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古卷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狂袭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如此法宝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攻心计
  • 第二百五十四章 邪王七子
  • 第二百五十三章 你很特别么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小银龙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我是天才嘛
  • 第二百五十章 陷空山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我与我
  • 第二百四十八章 里应外合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赤条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林量子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助人为乐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兴云弄雨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前朝旧事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小妖保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公理和道义
  • 第二百四十章 燃烧的渭城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出门走走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相见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白云之心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好朋友
  • 第二百三十六章 会当月下逢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天道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怎么死的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六欲劫身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真假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罐肉
  • 第二百二十四章 云山雾罩
  • 第二百三十章 不知所踪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林中国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乔嘉欣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营救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想要试一试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正常发挥
  • 大封推感言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埋伏
  • 第二百二十三章 颠沛流离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云山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天下藩篱
  • 第二百二十章 京华
  • 容我思考一天嘛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赤焰朱蛤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祖宗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湖边辛秘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李善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杀星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十公子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杀星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十公子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洞庭群妖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湖与美人
  • 第二百一十一章 食人
  • 第二百一十章 庙中人
  • 第二百零九章 湖中人
  • 第二百零八章 抉择
  • 第二百零七章 本尊
  • 第二百零六章 算什么大妖魔
  • 第二百零五章 混沌龙宫
  • 第二百零四章 执掌洞庭
  • 第二百零三章 红花城
  • 第二百零二章 洞庭湖底
  • 第二百零一章 与虎谋皮
  • 第二百章 孰无情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本公子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像什么妖魔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兄弟情深
  • 第一百九十六章 通明玉简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翻天覆地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王牌
  • 第一百九十三章 邺帝
  •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不知好歹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敢动我
  • 第一百九十章 滚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十万旌旗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云从龙
  • 第一百八十七章 邪门外道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一举三得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相见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睚眦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他只是个孩子
  • 第一百八十二章 过客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用谢
  • 第一百八十章 他必须死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与你何干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疯言疯语
  • 第一百七十七章 魔龙之怒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狂怒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气焰极其嚣张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刀,黑刀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吾身之栖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群魔乱舞
  • 第一百七十一章 聪明人
  • 第一百七十章 神龙王朝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蠢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善念与恶念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助人为乐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目的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一条明路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登门拜访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邪教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吾心之魔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失态
  • 第一百六十章 神道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君心若磐石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夜湘君白发多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黑娘子和红娘子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黑药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睚眦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鬼帝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吃瓜群众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少爷的秘密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小祖宗
  • 第一百五十章 乌苏和离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疯子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为渣滓的第一步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取死有道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第一滴泪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温一壶月光下酒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杀机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共济会
  • 第一百四十二章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老谋深算
  • 第一百四十章 蠢妖怪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阴兵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年轻的道士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重情重义李云心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洞天首座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神龙教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三生石上旧精魂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见鬼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先天大妖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豺狼世界
  • 第一百三十章 阳世判官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子非鱼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千年往事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血口喷人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洞庭君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小龙子找妈妈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祸事了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遇故人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道长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红娘子
  • 第一百二十章 阴婚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夜迎君(首订求支持!)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洞庭君(凌晨上架)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空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南山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余烬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参造化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夺阴阳
  • 第一百第一十二章 顶级掠食者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与君双别离
  • 第一百一十章 金错刀
  • 第一百零九章 定风波
  • 第一百零八章 云从龙
  • 第一百零七章 且听雨
  • 第一百零六章 投名状
  • 第一百零五章 画中人
  • 第一百零四章 仙人抚我顶
  • 第一百零三章 普通人的故事
  • 第一百零二章 秘法真名
  • 第一百零一章 行宫
  • 第一百章 三人行
  • 第九十九章 还君一命
  • 第九十八章 朋友
  • 第九十七章 九月
  • 第九十六章 一个都不留
  • 第九十五章 大牲畜
  • 第九十四章 自毁根基
  • 第九十三章 槐树
  • 第九十二章 古娜拉黑魔仙
  • 第九十一章 投案
  • 第九十章 什么鬼
  • 第八十九章 防线
  • 第八十八章
  • 第八十七章 引君入瓮
  • 第八十六章 别走啊
  • 第八十五章 《变态吃饭图》
  • 第八十四章 夜雨肃杀图
  • 第八十三章 笔墨伺候
  • 第八十二章 渡劫
  • 第八十一章 不作不死
  • 第八十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 第七十九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
  • 第七十八章 画魔
  • 第七十七章 哪一个
  • 第七十六章 不学好
  • 第七十五章 玩笑话
  • 第七十四章 最美不过夕阳红
  • 第七十三章 第一幕
  • 第七十二章 八珍古卷
  • 第七十一章 皮囊
  • 第七十章 叩叩叩
  • 第六十九章 第一戒律
  • 第六十八章 宝华会
  • 第六十七章 渔翁叟图
  • 第六十六章 有趣
  • 第六十五章 黑刀
  • 第六十四章 归家
  • 第六十三章 入劫
  • 第六十二章 主义
  • 第六十一章 树奸
  • 第六十章 赐名
  • 第五十九章 鬼宅
  • 第五十八章 醉
  • 第五十七章 闹鬼
  • 第五十六章 原形
  • 第五十五章 “老友”重逢
  • 第五十四章 小家伙
  • 第五十三章 好看的公子
  • 第五十二章 青梅竹马
  • 第五十一章
  • 第五十章 试验(三)
  • 第四十九章 试验(二)
  • 第四十八章 试验(一)
  • 第四十七章 杀人
  • 第四十六章 尹平志
  • 第四十五章 心防
  • 第四十四章 不舒坦
  • 第四十三章 诛心
  • 第四十二章 清炒肉芙蓉
  • 第四十一章 无面
  • 第四十章 尹白富美
  • 第三十九章 那道童
  • 第三十八章 杀人鬼
  • 第三十七章 太上忘情
  • 第三十六章 没脸
  • 第三十五章 雪山气海
  • 第三十四章 香火鼎盛
  • 第三十三章 大成至尊至圣玄妙灵宝皇太子
  • 第三十二章 好好一朵花
  • 第三十一章 坏人
  • 第三十章 龙王庙
  • 第二十九章 黑白阎君
  • 第二十八章 南柯大侠
  • 第二十七章 于
  • 第二十六章 半死不活乔段洪
  • 第二十五章 红楼一梦
  • 第二十四章 亮了
  • 第二十三章 非人
  • 第二十二章 妖魔怎么啦
  • 第二十一章 淮南子
  • 第二十章 绿甲将军
  • 第十九章 帮个忙
  • 第十八章 三花娘娘
  • 第十七章 死
  • 第十六章 很香
  • 第十五章 我的头
  • 第十四章 杀了吧
  • 第十三章 衣锦夜行图
  • 第十二章 油滑少年
  • 第十一章 猪狗
  • 第十章 剑客
  • 第九章 画师
  • 第八章 少年
  • 第七章 通明玉简
  • 第六章 人心
  • 第五章 杀人夜
  • 第四章 医生
  • 第三章 呆鹅
  • 第二章 邢捕头
  • 第一章 九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