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风华》 正文

  1. 首页 /
  2. 历史军事 /
  3. 大宋风华 /
  4. 《大宋风华》 正文 六三一、时代的结束与时代的开始
请记住我们:【m.20xs.com】    华夏帝国元宪三十九年三月初一。?


    中、枢两院每年一度的例会,从今日起开始。已经当了三十九年皇帝的周铨,出现在众人面前时,让不少人都愣了一下。


    “我知道诸位今日见我会觉得诧异,昨天我还是满头乌,但今日就已经白苍苍了。”在主席台上,周铨极是轻松地说了一个笑话,底下顿时响起了轻微的笑声。


    “因为今天我没有染便站在了这里——以前帝国不需要一个太过年老的皇帝,但今天以后就不同了,帝国需要一个年纪大的上皇。”周铨又道。


    这一次没有人笑了,相反,有些人还热泪盈眶。


    虽然早就有传闻,也吹了不只一次风,可周铨真正将自己的去留问题摆在众人面前时,众人还是不舍。


    在位三十九年,将近四十年,周铨给华夏带来了太多的变化。


    先是领土,华夏如今共有九十六个行省、十一个总督区、二百四十七个特别市(殖民城市),整个南洋都是华夏的内海,就是四十年前荒凉一片的胡洲,如今也划分出了四个行省加一个总督区。领土面积之广,按照新制来算,高达二千八百万平方公里,凡日照之处,必有华夏之土,这令欧罗巴等洲的小国羡慕不止,背后称华夏为日不落之国。


    然后是人口,周铨始终鼓励人口,特别是汉族生育皆有补助,加上舍得医疗卫生方面的投入,特别是搞出了青霉素等利器,故此他在位三十九年,人口接连翻倍,已经达到了五亿六千万,并且仍然在高增长中。周铨甚至说过,他在人口方面的希望,是想看到自己有生之年,华夏人口过十亿——反正有的是地方,哪怕华夏人口有二十亿,也拥有足够多的生存空间!


    仅此二项,便足以让周铨名垂史册,成为千古一帝了。


    周铨没有回顾自己的功绩,今天是他谢幕之时,但他不准备让自己成为今日的主角。他的长子周宇,才应当是今日的主角,将要承担起引领华夏今后道路的责任。


    周宇在礼仪官的提醒下,来到了周铨身边,周铨将象征着皇帝之位的传世玉玺交给了他,他才一激零,知道自己并不是在作梦,而是父皇真正将帝位禅让出来。


    虽然周铨在执政的最后十年,做了不少分割帝权、让权于中、枢两院的事情,可是华夏皇帝仍然是华夏最高元和执政者,内阁总理大臣的权力还是受限。周宇也知道周铨限制皇权的目的,并不是针对他一人,而是针对后世子孙,防止有赵佶、赵楷那样的人登上帝位。


    将玉玺转交给礼仪官之后,百感交集的周宇向周铨深深一拜,然后父子相拥,周围顿时掌声如雷鸣。


    “这个担子,今日以后就是你的了,为父我终于可以逍遥自在一些时日,乘着身体尚好,为父要去胡洲、程洲和欧洲、昆仑洲看看。”周铨在周宇耳边小声说道。


    周宇吃了一惊,周铨这个环游全球的计划,可是从来都没有和他提起过!


    “父亲,你身体……”


    “放心,我的身体还好着呢,若不乘现在,再过几年就未必跑得动了。”周铨悄声笑了笑:“而且,为父不在,也方便你施为。”


    周宇明白父亲的意思。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他既然当了皇帝,哪怕周铨留下的臣僚再能干,他也是要换掉的。差别在于,他是一下子全部换,还是按部就班慢慢换。


    周铨既然离开国内给他放手换人的机会,那么他也会做得好看一些,不会一下子就将周铨的旧人全换掉。


    在中、枢两院议政和参政们的“万岁”呼声中,周铨做了个团揖,然后退了下去。


    现在,这个国家、这个时代完全属于周宇这一代人了。


    这些年来,周宇也经历过许多事情,在打完滑铁卢之战后,他当过一任驻欧罗巴的总督,然后回国先后在两处行省任行省尚书,再然后返回中枢,任过一部尚书,在枢密院与中书院又先后任职。这些丰富的履历,不但提高了周宇军政两方的能力,也让他熟悉了帝国的运作。


    因此,他接过玉玺,虽然有些诚惶诚恐,却还算是心中有数。


    “我从我父亲手中接过的,是一个庞大富饶的国度……我们生产的钢铁、水泥、玻璃、粮食都过我们之外所有国家的总和……”


    周宇开始讲话,先是回顾了周铨的功绩。


    周铨此时已经坐在了汽车之中——虽然汽车十年前才由6游等人明出来,但有十年时间,已经展得非常成熟,周铨所乘的当然是特制,车上甚至还有车载收音机,而无线电这一块,则是周铨另一个儿子周实的明。


    收音机里传出来的就是周宇的讲话之声,周宇宣布,为了延续周铨的治国理念,他不会改元,因此今年仍然是元宪三十九年,明年是元宪四十年,元宪这个年号,将传诸子孙。


    听得这话,周铨微微一笑,这个儿子,打磨这么多年,在政治上果然成熟了。


    “陛下……却哪儿?”


    “我已经不是陛下了,嗯……去大图书馆吧。”周铨缓缓说道,望了一眼身后的宫殿,多少有些不舍。


    享受了四十年的最高权力,一朝放弃,确实需要有大毅力。


    汽车平稳地开着大路之上,两边绿化带飞快后退,更远的楼宇,也纷纷向后而去。没有花太多时间,车就到了一大片古典风格的建筑群前。


    周铨没有下车,隔着车窗望了望这大片建筑。


    位于应天大学城中心地带的这座大图书馆,同时也是大博物馆,珍藏着无数书籍,还有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文物。这是周铨在位的最后十年建成的建筑群,也是整个大学城主体工程的最后一项。


    换言之,这座大学城,从周铨登基之前开始修建,直到现在才算彻底完工。


    足以容纳二十余万学生在这里求学、研究,在周铨逐渐不再为实学提供指导的情况下,这里决定华夏的未来,决定华夏面对诸夷,是否还有两代以上的技术优势,决定面临危机之时,能不能仅凭技术就实现经济转型。


    周铨若有所思地看着大图书馆,许久之后,他轻声道:“走吧,回去……哦,去长乐宫。”


    长乐宫将是他养老之所,不过虽然名字很大气,实际上规模不大,也就是百亩左右的一片庄园。他既然退位,那么皇帝所居的大明堂,自然也要让出来。


    调整好自己心态,周铨将最后一丝惆怅也抛开,心中带着喜悦和憧憬,开始想象接下来自己的环球旅行来。


    在他的车子之后,夜幕降临,但为庆祝新皇登基而放的焰火,却刚刚腾起,将这古老的大地照映得五光十色。


    他已经做到了他能做到的一切,他有相当出色的接班人,他将一个富强的国家留给了下一代,至少在对国家对民族方面,他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他的时代结束了,但华夏的时代却只是开始。


    ( )

上一章 回目录
  • 六三一、时代的结束与时代的开始
  • 六三零、双雄末路
  • 六二九、最后的冲锋
  • 六二八、战争买卖
  • 六二七、污点
  • 六二六、华夏人民的老朋友
  • 六二五、周铨教子
  • 六二四、几只书虫
  • 六二三、琉森条约
  • 六二二、帝国抉择
  • 六二一、大吃货帝国的会师
  • 六二零、一本正经
  • 六一九、好消息
  • 六一八、大瘟疫
  • 六一七、不可仁慈
  • 六一六、华清号
  • 六一五、血腥之变
  • 六一四、君臣之间
  • 六一三、朝中有人
  • 六一二、怒
  • 六一一、来自东方的十字军?
  • 六一零、此事必成
  • 六零九、偷听
  • 六零八、志向:总理大臣或实权尚书
  • 六零七、虞允文的才能
  • 六零六、亲眼所见
  • 六零五、求和
  • 六零四、明君
  • 六零三、反攻
  • 六零二、人才
  • 六零一、从天而降
  • 六零零、求情
  • 五九九、华夏帝国皇长子
  • 五九八、意外卷入
  • 五九七、大理的命运
  • 五九六、各谋百年
  • 五九五、童言无忌
  • 五九四、从狂妄到众望所归
  • 五九三、呕心沥血
  • 五九二、论战
  • 五九一、新百家争鸣
  • 五九零、儒学为体、实学为用
  • 五八九、燃烧的远征
  • 五八八、断尾避嫌
  • 五八七、真巧与不幸
  • 五八六、灵堂之变
  • 五八五、没有想到
  • 五八四、自己争来的权力才属于自己
  • 五八三、周铨的大忌讳
  • 五八二、我也可以做
  • 五八一、破绽百出的行刺计划
  • 五八零、弩刺
  • 五七九、陆游与周宇
  • 五七八、大学之城
  • 五七七、大日耀天
  • 五七六、君子不器
  • 五七五、华夏帝国第一次御前圆桌会议
  • 五七四、欲与天下读书人为敌
  • 五七三、跪与不跪
  • 五七二、被告周铨
  • 五七一、人王与人主
  • 五七零、皇上要谋逆
  • 五六九、莫须有
  • 五六八、清算开始
  • 五六七、森然发冷
  • 五六六、供述
  • 五六五、都会反你
  • 五六四、劝进
  • 五六三、生父之仇,养父之恨
  • 五六二、邓艾故道
  • 五六一、西京阴谋
  • 五六零、杨再兴的新任务
  • 五五九、调查
  • 五五八、暗合
  • 五五七、时不我待
  • 五五六、肉罐头
  • 五五五、逃无可逃
  • 五五四、内教化而外王霸
  • 五五三、望风而逃
  • 五五二、背叛
  • 五五一、血肉之峡
  • 五五零、值得庆幸的惨烈
  • 五四九、战始
  • 五四八、各怀鬼胎
  • 五四七、必定有诈
  • 五四六、大食教的传统
  • 五四五、威名之下
  • 五四四、来自塞尔柱的威胁
  • 五四三、西征
  • 五四二、屈服
  • 五四一、白脸红脸
  • 五四零、地图开疆
  • 五三九、两院三台十二部
  • 五三八、凑齐四个君王打牌
  • 五三七、窃国与偷鸡
  • 五三六、身价五万银圆
  • 五三五、消息传开
  • 五三四、比北风更冷
  • 五三三、试战
  • 五三二、莫非有变
  • 五三一、方腊的大手笔
  • 五三零、四不如
  • 五二九、我愿为周公做此事
  • 五二八、不食“周”粟
  • 五二七、孤忠之臣
  • 五二六、周铨所欲
  • 五二五、奸臣之死
  • 五二四、诛一独夫纣矣
  • 五一四、耶律延禧与阿骨打
  • 五一四、送你与阿骨打团聚
  • 五一二、报道员见闻录
  • 五一一、两个战场
  • 五一零、泼韩五
  • 五零九、相州,相州!
  • 五零八、被架上火
  • 五零七、由死气活
  • 五零六、活捉阿骨打
  • 五零五、推炮来
  • 五零四、城乱
  • 五零三、反被算计
  • 五零二、秘约
  • 五零一、勾结
  • 五零零、看对与看错
  • 四九九、第十二道金牌金桧
  • 四九八、新君赵桓
  • 四九七、兀术拱卒,赵佶失据
  • 四九六、各自“将军”
  • 四九五、撼山易,撼汉军难
  • 四九四、山与火
  • 四九三、伏击与反伏击
  • 四九二、夜战之初
  • 四九一、相向而行
  • 四九零、与诸君痛饮耳
  • 四八九、草鸡与猛虎
  • 四八八、外围
  • 四八七、耐心
  • 四八六、隐忍
  • 四八五、金人会疯吧
  • 四八四、风云应天
  • 四八三、复仇机会
  • 四八二、在其位谋其政
  • 四八一、抄谁的家
  • 四八零、梦碎保州
  • 四七九、宋欲步辽后尘乎?
  • 四七八、好,好
  • 四七六、复仇者
  • 四七六、老臣愚笨,倒有一策
  • 四七五、夏贼回来了!
  • 四七四、童贯再败
  • 四七三、詹天佐的春天
  • 四七二、无面人
  • 四七一、兀术的毒计
  • 四七零、老贼真奸
  • 四六九、一时羞恼
  • 四六八、两亲家
  • 四六七、蔡京给周铨挖的坑
  • 四六六、两个大坑
  • 四六五、倾向
  • 四六四、女真人要动手了
  • 四六三、无双
  • 四六二、声东击西、调虎离山
  • 四六一、刺客信条
  • 四六零、好大的世界
  • 四五九、赵构与岳飞
  • 四五八、为金国效力的汉人
  • 四五七、丈人对丈母
  • 四五六、不靠谱的丈人
  • 四五五、吉士诱之
  • 四五四、有女怀春
  • 四五三、无用功
  • 四五二、不愿为帝,愿为富家翁
  • 四五一、燕京乱
  • 四五零、猝起发难
  • 四四九、怨军
  • 四四八、不顾一切
  • 四四七、张叔夜
  • 四四六、走着瞧就是
  • 四四五、开诚布公
  • 四四四、只见公主,不见皇子
  • 四四三、周铨有妖法
  • 四四二、公主对公主对公主
  • 四四一、冷脸
  • 四四零、赵构三进狄丘
  • 四三九、避而不见
  • 四三八、孽子
  • 四三七、身居高位,恐不免责
  • 四三六、赵家人
  • 四三五、宗室又有新招数
  • 四三四、茂德帝姬与李纲
  • 四三三、谁为周铨辩护
  • 四三二、第三把火
  • 四三一、第二把火
  • 四三零、第一把火
  • 四二九、祸国殃民
  • 四三五、宗室又有新招数
  • 四三四、茂德帝姬与李纲
  • 四三三、谁为周铨辩护
  • 四三二、第三把火
  • 睡过头了,更新稍晚
  • 四三一、第二把火
  • 四三零、第一把火
  • 四二九、祸国殃民
  • 四二八、奉承
  • 四二七、归罪
  • 四二六、京师隐患
  • 四二五、败讯
  • 四二四、失控
  • 四二三、不可改变
  • 四二二、鱼水之欢
  • 四二一、应天书院
  • 四二零、齐人之福不好享
  • 四一九、虚伪
  • 四一八、变脸
  • 四一七、牵一发而动全身
  • 四一七、牵一发而动全身
  • 四一六、火炮扩散
  • 四一五、提醒
  • 四一四、简单
  • 四一三、国势
  • 四一二、土豪劣绅们的新招数
  • 四一一、丰收
  • 四一零、风雨飘摇
  • 四零九、大忠大奸
  • 四零八、强撑
  • 四零七、敢言退者,当如此物
  • 四零六、夜扰
  • 四零五、全方位的优势
  • 四零四、战前
  • 四零三、昨夜是否安好
  • 四零二、漫盈
  • 四零一、我喜欢一个盖世英雄
  • 四零零、不孝
  • 三九九、海州知州
  • 三九八、声势再起,不可阻拦
  • 三九七、装疯
  • 三九六、浸猪笼
  • 三九五、苦根藤上结苦瓜
  • 三九四、抓人
  • 三九三、不速之客
  • 三九二、此患不可不除
  • 三九一、点火
  • 三九零、火种
  • 三八九、雷电
  • 三八八、赵构二进狄丘城
  • 三八七、农会在行动
  • 三八六、图穷匕现
  • 三八五、风水
  • 三八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 三八三、官员都是足球高手
  • 三八二、这还有王法么
  • 三八一、掀桌子放大杀器
  • 三八零、真正的死敌
  • 三七九、可能引发一场大祸
  • 三七八、所有人都是胜利者
  • 三七七、墙倒众人推
  • 三七六、梁红玉
  • 三七五、猪养肥了,自然要杀
  • 三七四、摩尼圣教,替天行道
  • 三七三、哪和哪
  • 三七二、他又要折腾谁了
  • 三七一、准备一锅乱炖大杂烩
  • 三七零、或以子为使,或以父为使
  • 三六九、送上门
  • 三六八、机会难得
  • 三六七、任何、事情
  • 三六六、赵构一进狄丘城
  • 三六五、广平郡王赵构
  • 三六四、日本局势之变与环球航行计划
  • 三六三、大戏余声
  • 三六二、大师级选手的神补刀
  • 三六一、业余选手对职业选手
  • 三六零、捅马蜂窝了
  • 三五九、登闻鼓响
  • 三五八、势成骑虎
  • 三五七、吾道不孤,则事必济矣
  • 三五六、要搞,就搞大的!
  • 三五五、一个人顶十个师
  • 三五四、她
  • 三五三、狄丘无城,东海无主
  • 三五二、色胆包天
  • 三五一、没有反意
  • 三五零、脱身
  • 三四九、剪径
  • 三四八、两相离忘再无恩义
  • 三四七、肺要气炸
  • 三四六、赎人
  • 三四五、与制置是亲戚
  • 三四四、欲抱大腿而不得
  • 三四三、史上最霸道海上秩序
  • 三四二、你们为什么投降
  • 三四一、念念不忘的火炮来了
  • 三四零、日本董卓之初始篇
  • 三三九、侯秀吉与****喜二郎
  • 三三九、分而治之
  • 三三八、日本版三座大山论
  • 三三六、价值几十万贯的靶子
  • 三三五、我真的很讨厌猪队友!
  • 三三四、各人的野心
  • 三三三、皮鞭、小刀、蜡烛和口供
  • 三三二、东海龙王神
  • 三三一、萧嗣先的木柴
  • 三三零、你想来抢么
  • 三二九、东海风云突变
  • 三二八、我有计矣
  • 三二七、法不轻传
  • 三二六、我真不是公主收集者
  • 三二五、以话剧反对政敌是一大发明
  • 三二四、抱大腿
  • 三二三、唱反调的人
  • 三二二、战争债券(三百月票加更)
  • 三二一、黄金刺激出来的日本包围网
  • 三二零、填坑者张择端
  • ******、你就不能再努力一点?
  • 三一八、太年轻太简单
  • 三一七、天皇家的乱X秘史
  • 三一六、天皇陛下要叛国吗
  • 三一五、济州贼?
  • 三一四、石秀的脑袋
  • 三一三、宋江的基情
  • 三一二、如之奈何
  • 三一一、名为周铨的阴影
  • 三一零、到徐州,管饭吃,还有肉
  • 三零九、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 三零八、大宝二宝
  • 三零七、招徕
  • 三零六、两个李宝
  • 三零五、粮骚动
  • 三零四、拐走岳飞
  • 三零三、更作死的日本朝廷
  • 三零二、作死之路上狂奔的兀术(会飞的小朋友打赏加更)
  • 三零一、忠有三品
  • 三零零、那一伙女真人
  • 二九九、兀术闹事
  • 二九八、娘娘还想一见驸马
  • 二九七、还行吧
  • 二九六、谁都来了
  • 二九五、身不由己
  • 二九四、借刀杀人与顺水推舟
  • 二九三、忙杀人
  • 二九二、公主收集者周铨
  • 二九一、彻底的背叛
  • 二九零、居高自远
  • 二八九、枭雄
  • 二八八、习惯性造反的摩尼教
  • 二八七、等待命运判决
  • 二八六、用武之地
  • 二八五、救美!(第三更奉上,求票票~)
  • 二八四、好险?
  • 二八三、高衙内的抉择
  • 二八二、纨绔之王
  • 二八一、救美?
  • 二八零、一日赌豪
  • 二七九、零用钱
  • 二七八、周铨不好见
  • 二七七、这对忘八父子
  • 二七六、又一位公主?
  • 二七五、吾子如何(感谢武阳打赏加更)
  • 二七四、是儿最无情也
  • 二七三、你怎么在这?
  • 二七二、陛下大喜
  • 二七一、仇恨传递
  • 二七零、满心凄凉
  • 二六九、弱!太弱!真是太弱!
  • 二六八、钢铁撞上瓷器
  • 二六七、欺负了我的女人,还想全身而退?
  • 二六六、惊骇
  • 二六五、他们在等那个叫周铨的宋人
  • 二六四、温暖
  • 二六三、来自中原的仁义之师(五十张月票加更)
  • 二六二、你想和我争余里衍?
  • 二六一、我要娶!我要嫁!
  • 二六零、两面三刀高丽人
  • 二五九、摆脱
  • 二五八、蜀国公主何在?(补上月二五零月票)
  • 二五七、叛火
  • 二五六、毒计
  • 二五五、史石头闻见录
  • 二五四、火在烧
  • 二五三、九河
  • 二五二、船人
  • 二五一、蜀国公主的男人
  • 二五零、兀术
  • 二四九、换衣
  • 二四八、大食商人(第三更)
  • 二四七、大相国寺(感谢早起的乌被虫吃打赏加更)
  • 二四六、皇家商会?
  • 二四五、金砖
  • 二四四、叶楚的野望(二百月票加更)
  • 二四三、终身不是一场交易
  • 二四二、呃呃呃?
  • 二四一、恭喜明公,贺喜明公
  • 二四零、相会
  • 二三九、高丽王妹
  • 二三八、割地赔款称臣纳质
  • 二三七、高丽危机
  • 二三六、千年变局(第三更达成)
  • 二三五、五国城新制(一百五十张月票加更)
  • 二三四、穷奢极欲
  • 二三三、堂下何人,为何状告本官
  • 二三二、高丽国王
  • 二三一、十条条约
  • 二三零、负心之国
  • 二二九、莫怕,莫怕
  • 二二八、丧胆
  • 二二七、漫山土鸡
  • 二二六、仙术妙法
  • 二二五、决战一触即发
  • 二二四、灰岩寨
  • 二二三、李资谦(第三更,九千字)
  • 二二二、应对(百张月票加更)
  • 二二一、兵临
  • 二二零、狂信者
  • 二一九、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 二一八、难兄难弟
  • 二一七、和离
  • 二一六、负心浪子李邦彦
  • 二一五、唯武器论
  • 二一四、求见(三更九千字……)
  • 二一三、滚(也是给所谓的南海仲裁)
  • 二一二、罚铜
  • 二一一、周铨,我与你势不两立(三更九千字)
  • 二一零、纨绔齐聚(五十张月票加更)
  • 二零九、人在皇上,岂非妖物
  • 二零八、及时雨周铨
  • 二零七、拼了(多谢王孙武阳的飘红打赏~0)
  • 二零六、文化是什么(第一更)
  • 二零五、借兵(又是四更一万二千字)
  • 二零四、借你的床一用(感谢吾无奈*创万币打赏加更)
  • 二零三、东海商会驻济州总督府(感谢刺剑飘红打赏加更!)
  • 二零二、陷阱难逃(第一更,求票)
  • 二零一、气焰冲天(四更一万二)
  • 二零零、三重(第三更)
  • 一九九、唇语(第二更)
  • 一九八、不祥之兆(上架了上架了上架了!求月票!)
  • 一九七、宿敌“偶遇”
  • 一九六、非是微臣不奋力,奈何宋人有高达
  • 一九五、风云起耽罗
  • 一九四、滚来滚去,然后又滚来滚去
  • 一九三、外交无小事
  • 一九二、朋友
  • 一九一、卢进义的野心
  • 一九零、火并
  • 一八九、是儿当真可畏
  • 一八八、将门虎种
  • 一八七、堵门
  • 一八六、骂上门来
  • 一八五、被捕
  • 一八四、名为朱
  • 一八三、老兄弟
  • 一八二、倚仗为何
  • 一八一、风波初起
  • 一八零、土豪,和我做朋友吧
  • 一七九、心眼是怎么长的
  • 一七八、十年专销之利
  • 一七七、这可是周铨啊
  • 一七六、没有说出全部真相
  • 一七五、狄丘访客
  • 一七四、有人送钱来
  • 一七三、苗仲先
  • 一七二、资本的血腥
  • 一七一、做什么事情不危险
  • 一七零、水中
  • 一六九、海上
  • 一六八、大航海时代的先声
  • 一六七、文豪父亲带来的压力
  • 一六六、你们有福了
  • 一六五、给我一个支点,我要撬起大宋
  • 一六四、池州梁庭芳
  • 一六三、如何帮人
  • 一六二、海州
  • 一六一、小事
  • 一六零、许久未见那小郎
  • 一五九、树倒猢狲散
  • 一五八、快哉快哉
  • 一五七、天怒
  • 一五六、一起上
  • 一五五、我家公子可是姓赵
  • 一五四、人生在世,总得做蠢事
  • 一五三、品秩最高
  • 一五二、蜕变
  • 一五一、劫富济贫
  • 一五零、京师的关注
  • 一四九、学士,你怎么这样想不开
  • 一四八、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 一四七、别无选择
  • 一四六、徐处仁到来
  • 一四五、战后
  • 一四四、知人善用
  • 一四三、连刺
  • 一四二、煽动
  • 一四一、功臣与罪人
  • 一四零、狄丘晨惊
  • 一三九、彭城夜变
  • 一三八、意外生乱
  • 一三七、私心
  • 一三六、不打折扣
  • 一三五、炸人好玩吗
  • 一三四、规矩
  • 一三三、段铜
  • 一三二、雷击案
  • 一三一、太守的为难
  • 一二九、再遇阿怜
  • 一二八、麻烦
  • 一二七、连环
  • 一二六、意图
  • 一二五、鬼火
  • 一二四、你姓赵?
  • 一二三、冰冷彻骨
  • 一二二、阵列少年
  • 一二一、歹路
  • 一二零、阿怜
  • 一一九、心怀叵测
  • 一一八、挖根子
  • 一一七、老奸
  • 一一六、荣华堂
  • 一一五、三倍之利,冒死逐之
  • 一一四、你这是在给赵家惹祸
  • 一一三、周衙内
  • 一一二、利国监
  • 一一一、出走
  • 一一零、就要大祸临头了
  • 一零九、迎接
  • 一零八、童贯的秘密
  • 一零七、郎兮郎兮勿相忘
  • 一零六、会合
  • 一零五、天生反骨
  • 一零四、风变
  • 一零三、铁浮图
  • 一零二、风头
  • 一零一、私利
  • 一百、脆败
  • 九九、乱战
  • 九八、真假妙计
  • 九七、拼命一搏
  • 九六、死撑
  • 九五、突降危机
  • 九四、童贯与阿骨打的眉目传情
  • 九三、我是你叔父啊
  • 九二、女真人
  • 九一、我不卖身的
  • 九零、就是不喜欢
  • 八九、大宋版经济特区
  • 八八、你有钱吗
  • 八七、实力与利益
  • 八六、出这口恶气
  • 八五、周铨小儿,定有办法
  • 八四、拱白菜的野猪
  • 八三、不准你走
  • 八二、祸害的是辽人
  • 八一、耶律章奴
  • 八零、细作间谍
  • 七九、世叔
  • 七八、赠马
  • 七七、见与不见
  • 七六、利益联盟
  • 七五、这次是坑侄
  • 七四、糖人儿
  • 七三、黯然伤神李邦彦
  • 七二、我是粗人,骂你活该
  • 七一、灰头土脸
  • 七十、勾当修内司水泥窑务
  • 六九、奸臣,幸进小儿!
  • 六八、空中花园
  • 六七、官家赵佶
  • 六六、父权不复
  • 六五、熬上一熬
  • ****、车庄
  • 六三、忘乎所以
  • 六二、存中还真
  • 六一、奸与能
  • 六十、炙手可热周小官人
  • 五九、大三轮
  • 五八、城外田庄
  • 五七、周侗返回
  • 五六、劳烦洗地
  • 五五、夜杀
  • 五四、意外
  • 五三、负荆请罪
  • 五二、真是官逼民反
  • 五一、从早到晚
  • 五十、你看我是谁
  • 四九、救与不救
  • 四八、短兵相接
  • 四七、小短命鬼
  • 四六、五百万钱三人头
  • 四五、你啊,太简单太幼稚
  • 四四、就是这个
  • 四三、相谋
  • 四二、三个条件
  • 四一、狭路相逢
  • 四十、狠劲
  • 三九、怒爆
  • 三八、“妹子”王启年
  • 三七、被爹坑
  • 三六、别有用心
  • 三五、画风突变
  • 三四、死心塌地
  • 三三、冰棍险些引来的灭门之灾
  • 三二、风云突变
  • 三一、抢着送礼
  • 三十、吃不得苦
  • 二九、名动天子
  • 二八、蔡家子弟
  • 二七、那个……谁?
  • 二六、不开窍,须挨揍
  • 二五、没相好,懒洋洋
  • 二四、秀州张顺
  • 二三、背叛者狗贱种
  • 二二、十分聪明,九分狡狯
  • 二一、大小和尚各几人
  • 二十、第三高手
  • 十九、砸场子
  • 十八、有人内通
  • 十七、四种人
  • 十六、留一条腿给老娘
  • 十五、街头戏鼓,不是歌声(8)
  • 十四、街头戏鼓,不是歌声(7)
  • 十三、街头戏鼓,不是歌声(6)
  • 十二、街头戏鼓,不是歌声(5)
  • 十一、街头戏鼓,不是歌声(4)
  • 十、街头戏鼓,不是歌声(3)
  • 九、街头戏鼓,不是歌声(2)
  • 八、街头戏鼓,不是歌声(1)
  • 七、香车系在谁家树(7)
  • 六、香车系在谁家树(6)
  • 五、香车系在谁家树(5)
  • 四、香车系在谁家树(4)
  • 三、香车系在谁家树(3)
  • 二、香车系在谁家树(2)
  • 一、香车系在谁家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