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仕妖娆》 正文

  1. 首页 /
  2. 历史军事 /
  3. 宋仕妖娆 /
  4. 《宋仕妖娆》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三章 这,才是天命!
请记住我们:【m.20xs.com】    ps:新书三月一日史频道上传,还请支持本书的书友届时收藏推荐支持一下!


    ……


    ……


    笑靥如花,却让人遍体生寒。


    “李睿确实会为了我放你家人,但不要忘了,这种事我不会交给他的。”


    李凤梧怔住了。


    果然,疯女人才是最可怕的。


    怒道:“你究竟想怎样?”


    李凤娘的笑容慢慢凝住,然后一点一点收敛,最后竟然有些幽怨,盯着李凤梧,不无怨恨的道:“我想你死。”


    李凤梧恨恨的道:“你就如此恨我?”


    李凤娘不说话了。


    是恨吗?


    从赵被贬,离开临安那一夜,自己去见了他最后一面后,自己想了很多很多,自己真是因为恨李凤梧才挑起这所有的事吗?


    直到现在,当李凤梧跨坐在自己身上,所有的恨都清晰了。


    爱恨就在一瞬间啊。


    也许不是恨,是因为自己不知不觉喜欢上了个有着一张很是刻薄嘴唇的男人,爱上他又得不到他,所以才要毁了他。


    李凤娘啊,你是真疯了……


    为一个男人疯了。


    想着这些,李凤娘忽然觉得好忧伤,自己的人生真是一出悲剧……


    从出生就被父亲作为仕途工具,为了家族利益嫁到皇室,到爱上一个不该爱的男人,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悲剧,一个无法被人理解的悲剧。


    泪水忍不住滴落。


    李凤梧怔住了,旋即缓缓的道:“不要心存幻想了,如果我计算的没错,此刻卢震已经带着四川两千铁骑在前往徽州的路上,安丰军赶来支援的兵马,不过是虚张声势,最多五千人,宗平已经带着精锐的八千虎狼之师,经由六安,过桐城,再经枞阳渡过长江,然后从贵池直抵祁门,最后从祁门兵指王俊、李道所部的后背!”


    仍然在流泪的李凤娘根本没听。


    李凤梧继续道:“也许你还心存幻想,毕竟徽州不一定能坚持到那一天,只要徽州城破,你父亲李道、赵、王俊就可以挥师前往临安,而你们在临安的接应,太上皇和重新担任殿前司都虞候的宁颌一起合力,杀了赵珲之后逼迫官家禅位,但是我既然知道了宁颌是你们的人,会让他得逞?”


    这才是最致命的。


    听得这话,李凤娘怔住了,片刻后嚎啕大哭。


    我恨你。


    李凤梧,我恨死你了。


    为什么什么事情都在你掌控之中,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你是天老爷派来收拾我李凤娘的吗……


    这一通哭真是个梨花带雨。


    再狠心的男人也得心软……


    ……


    ……


    徽州确实失守了。


    在第十四天。


    没有坚持到半个月,并非是禁军守将不够拼,事实上,徽州守兵用尽了全力,继柳兴祖战死之后,王捷被弩箭射中,处于昏迷状态,被送回了临安。


    赵希在守城时被攻城车的雷石击中,成了一摊肉泥。


    赵恺也中箭,好在东方秦川见机得快,用剑挑了一下,不然就是射中心脏而不是肋骨上了。


    纵然如此,叛军也没能正面攻下徽州。


    然而赵恺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从攻城前,叛军就开始从四个城门之外挖地道,为了吸引注意力,所以连日连夜的攻城。


    最终在第十四日成功挖通地道,里应外合,徽州禁军大败。


    赵恺无奈,只能带着剩余的禁军突围。


    在无数禁军士兵争相赴死的情况下,赵恺冲出徽州东门外包围圈后,身后已只有百余人,东方秦川为了保护他,甚至中了三箭。


    赵恺退往临安。


    其后,就是只用小半日功夫,就地补给之后强势杀向临安的叛军。


    一日后。


    消息传到临安,官家没有选择退往平江府或者庆元府,而是亲自披甲挂帅,带着赵珲的殿前司和龙大渊、曾觌的皇城司,走上了临安城头。


    出乎官家赵意料之外的是,上皇赵构竟然也没逃。


    罕见的披甲之后,跟着自己上了临安城头。


    临安城头,赵披甲,手按天子剑,其身右侧,是禁军殿前司都指挥使赵珲,赵珲之后,是补缺重新爬到了禁军殿前司副都指挥使的宁颌,以及几位都虞候和副都虞候。


    左侧,是内侍省左都知谢盛堂,和内侍省副左都知赵飒。


    两位内侍都知皆是腰间佩剑。


    愿与官家一同死战守临安。


    再其后,则是护卫拱护的上皇赵构,此刻心思忡忡的望着远方……还看不见叛军,但最迟半个时辰,叛军便要抵达临安。


    已经可以看见叛军那些游曳的斥候。


    在另外一侧,则是临安众多的朝臣愿意和天子一般守京都的朝臣,武将们披甲按剑,文臣们亦是腰间佩剑,誓与官家共存亡。


    大宋左相汤思退来了,表情寂然,无悲无喜。


    大宋右相周必大来了,表情愤慨。


    枢密使蒋芾、同知枢密院事魏杞、礼部尚书洪遵、兵部尚书汤硕、吏部尚书史浩、工部尚书王望北……朝中重臣,来了大半。


    还有一人,老司业,王捷的父亲王纶也腰间佩剑来了。


    上城就狂儒之资尽显,“老夫今发少年狂,割鹿剑下诛乱党,痛哉快哉,当浮一大白!”


    众人只好莞尔。


    却由衷钦佩,这位老司业也是抱着必死之心啊。


    当然,也有无节操的臣子听到徽州兵败,叛军将临城下时候选择了逃离。


    而刑部尚书江君烈、户部尚书王佐却不见踪影。


    赵也没得到他俩离开临安逃命去的消息,估计是找地方藏了起来,毕竟赵若是成功取得江山,这两人还能继续成为朝堂重臣,没准就会相执天下。


    赵忽然听见盔甲轻晃的声音,侧首看去,笑了。


    瘦了几圈,憔悴得几乎没有人样子的赵恺,脚步轻浮的在同样脚步轻浮的东方秦川护卫下,走到赵身旁。


    “太子,你怎么来了?”


    不是让他准备撤离临安,前往平江府,如果局势不对,临安守不住就退往海上,等待时机的么,他怎的来了?


    赵恺见礼,憔悴的神情中目光却无比坚毅,“孩儿不死,则不欲父皇染血污!”


    赵笑了笑。


    心满意足。


    如此储君,朕欣慰矣。


    不远处的上皇赵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神色极其复杂。


    赵默默的看了一眼赵飒。


    赵飒点点头。


    下一刻,东方秦川按剑,却没出手。


    赵恺几乎没有任何反应,就被赵飒一把抗在了肩头,“殿下,臣失礼了。”


    说完大步而去,离开城头。


    东方秦川犹豫了下,赵的声音响起,“你也去罢。”


    如果将来太子登基,东方秦川必然是新一任的赵镰他有这个资格和能力,当然不用净身。


    谢盛堂眯缝起眼,回首看了一眼。


    从隆兴年间到干道六年,今日才揭晓,原来自己的副手赵飒,就是赵镰啊。


    那一刹那的身手,就是全盛时期的东方秦川,也不见得能胜。


    赵又看了一眼身后的群臣,眼里的意思很明确。


    周必大叹了口气,见礼,“官家保重。”


    不是周必大怕死,而是如果临安陷落,太子还需要臣子辅佐,和他一般思想的,还有王望北、洪遵、史浩、汤硕……


    汤思退没有动,以明死志。


    蒋芾也没动,主战派总不能输给汤思退。


    魏杞更没动。


    并不是主战主和的缘故,而是相信女婿,他说过,赵入不了临安,那就必然入不了临安,否则女婿早就安排梧桐公社的家眷离开临安了。


    如今文浅墨、文淑臻、耶律弥勒、耶律观音、夏暖滟、朱唤儿可都还在梧桐公社。


    一刻钟后,赵飒回来。


    赵没有问他,却知道赵镰肯定安排好了,此刻的赵恺和东方秦川已经被赵镰的高手和一些护卫带着离开临安。


    当然,还有先前跟了过去的朝臣。


    末几,远处一群群飞鸟从山林间惊起,闷雷声隐隐传来。


    虽然是盛夏,但空气中却凝固着令人窒息的阴寒来了!


    叛军终于将要抵达临安城下。


    赵却没看叛军,而是回首看向上皇赵构,“父皇,孩儿有一事不明。”


    赵构讶然,“何事?”


    “恺儿就这么不得您心,您就如此钟情那个让我大宋黎民生灵涂炭的逆子?”赵的语气严厉,很有些质问的意思。


    一时间赵构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是赵第一次对自己发怒。


    赵挥挥手。


    不远处,皇城司龙大渊提着一颗大好头颅。


    看见这颗头颅的刹那,赵构的眼睛都直了皇甫坦!


    皇甫坦竟然被杀了!


    难道……


    赵构还没来得及多想,就听见赵一声怒喝,“拿下!”


    话音未落地,赵珲和赵飒两人如雄鹰一般跃起,殿前司副都指挥使宁颌腰间长剑刚出鞘,赵飒的剑已经穿过盔甲刺入他心脏。


    而赵珲,则更是利落,手中长剑如电,将另一位都虞候和三位副都虞候斩于剑下。


    眨眼之间,殿前司只剩下了一位都指挥和两位副都虞候!


    情势剧变之下,所有人都口瞪目呆,谢盛堂当今尖着嗓音喊道:“殿前司副都指挥使宁颌,携同殿前司都虞候杜撼,副虞侯肖阳,副都虞候张岳,副都虞候刘七,勾结叛贼,官家天恩苍泽,识破逆贼面目,着令殿前司都指挥使清除叛贼,已伏诛,众将须知。”


    这是告诉其他人,被想着叛乱了,官家早就知道你们的意图,现在悬崖勒马将功赎罪还来得及。


    果然,宁颌等人之死着实镇住了所有人。


    赵上前,亲手割下了宁颌的头颅,提着来到赵构的面前,“父皇三思。”


    上皇赵构口瞪目呆。


    旋即泄气一般,沉寂了下来,沉默了一阵,叹了口气,没有说话,转身黯然的下了城楼。


    赵松了口大气。


    就怕上皇来个鱼死网破……


    如果上皇不到黄河不死心,自己少不得要抛弃亲情,暂时将他控制住,就怕要在史书上留下骂名了。


    因为自己若是不如此,等叛军到来,上皇振臂一唿,本就被宁颌等人收买的了殿前司那些人,很可能再一次反水,兴起内乱。


    如此临安必然守不住。


    但是父皇显然被自己的雷霆手段镇住了。


    又或者,父皇终于被恺儿感动?


    总之,这内忧的解决了那些被宁颌策反了的殿前司诸人,此刻肯定不敢再有所行动,等事情了了之后,自己再清算。


    当然,不会大肆问责。


    但这些人的前途是绝对没有了,大概都会被外放至两广的偏低边境当个芝麻小官。


    这已是自己最大的仁慈。


    如果按照他们的罪行,就是诛灭九族都不为过!


    谢盛堂眼尖,轻声道:“大官,来了。”


    赵回首,“是叛军,还是援军?”


    谢盛堂眯缝起眼,看了许久,倏然间神色大振,“是骑军,大官,是骑军啊!”


    李凤梧诚不欺我也!


    他曾对大官说过,如果徽州失守,最先达到临安的,绝对不会是叛军,而是四川的援军,而且是骑军,领军之人也不会是胡铨,更不是张杓。


    而是襄阳卢震。


    那个死守襄阳,名声略居李睿、宗平之下的卢震。


    但是经此之战,襄阳卢震,已不输宗平。


    李睿么,叛军不足言赞。


    谁都知道,徽州之战中,赵和李道所掌的叛军中,没有骑军,骑军全部都在宣城,遏制建康和安丰军的兵力。


    那么这个骑军只能是援军。


    骑军在距离临安三里处停下,且声如惊雷的高唿,顿时让临安城墙上所有人都哭笑不得,因为他们高唿的是“老子们且来江南转一转”。


    还是标准的四川口音。


    声势浩荡,直入云霄,只是那声音怎么听都很别扭。


    这骑军统帅是谁,也忒是没谱了。


    一骑绝尘而来,白马白盔甲,手提长枪,在城前下马,取下面盔,恭谨见礼,“利州都钤辖卢震,护驾来迟,请官家责罚。”


    赵哈哈大笑,“何罪之有!”


    卢震已到,宗平和辛弃疾还会远吗?


    赵心情大好。


    笑看白衣白马的卢震,守城如盾,行军如枪,当是我大宋一代名将!


    忍不住心里暗赞,大宋雏凤,真是算无遗策。


    朕于隆兴年间看重的臣子,显耀于干道,如今,更是展翅高飞,今后,当是我大宋相公!


    逆子,看见了么。


    这,才是天命!(。。)


    (三七中文 .37zw.)

上一章 回目录
  • 第四百九十三章 这,才是天命!
  • 第四百九十二章 疯了的李凤娘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双凤于飞
  • 第四百九十章 守城卢震今作枪!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君王寄君望,割鹿且割颅
  • 第四百八十八章 家死,则人死!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兵锋过处尽地狱
  • 第四百八十六章 要命的半个月!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危在旦夕
  • 第四百八十四章 你想死?我不想死!
  • 第四百八十三章 太子亲征
  • 第四百八十二章 清君侧
  • 第四百八十一章 造反了!
  • 第四百八十章 赵、李共治天下
  • 第四百七十九章 不经东宫而主大庆殿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女儿欲树吕武风
  • 第四百七十七章 吾父不欲相天下乎?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半壁江山起狼烟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天下无人不知魏公浩然长气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官家欲北伐
  • 第四百七十三章 赵镰的镰,魏廷晖的晖
  • 第四百七十二章 欢喜洞房,寂寞离殇。
  • 第四百七十一章 男人的究极梦想双胞胎
  • 第四百七十章 赵汝愚之死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拈一朵花香,微笑两两望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定储君,而居安思危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帷幕
  • 第四百六十六章 逃不过历史轨迹的赵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天下,谁的天下?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天家历来无幸事
  • 第四百六十三章 袖里乾坤
  • 第四百六十二章 雏凤身试毒,乃学范文正!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我挥袖青云,你拢袖乾坤
  • 第四百六十章 将军令!
  •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一计惊艳六年
  • 第四百五十八章 一个读书人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山雨欲来,黑云压城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同一种军弩,同一种刺客!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我,反对!
  • 第四百五十四章 谁反对?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天涯沦落人
  • 第四百五十二章 琼绾的琼,琼绾的绾
  • 第四百五十一章 李凤娘与影子
  • 第四百五十章 重臣齐聚,且立储!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再提立储!
  • 第四百四十八章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情夫?我选择人彘!
  • 第四百四十六章 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四面楚歌
  • 第四百四十四章 临安百态人心
  • 第四百四十三章 你成为人彘的时间不远了
  • 第四百四十二章 临安今夜无眠
  •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且把人生作风流
  • 第四百四十章 定断储君
  • 第四百三十九章 落地春雷
  • 第四百三十八章 姜是老的辣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匕现
  • 第四百三十六章 图穷
  • 第四百三十五章 进击的相公
  • 第四百三十四章 桐木渐成
  • 第四百三十三章 计出连环
  • 第四百三十二章 辽国细作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赵汝愚失踪
  • 第四百三十章 皆大欢喜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年年岁岁花相似
  • 第四百二十八章 泾渭分明
  • 第四百二十七章 你等皆有储君之才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最终战役的号角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最坏的局势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更任性的张杓!
  • 第四百二十三章 相公也任性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汤思退欲封王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天骄之怒3
  • 第四百二十章 天骄之怒2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天骄之怒1
  • 第四百一十八章 买命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寇成与孤魂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岳飞的天下,铁木真的天下?
  • 第四百一十五章 秽王之策
  • 第四百一十四章 驱狼吞虎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大宋唯一,双正妻!
  • 第四百一十二章 上皇和官家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收官之始
  • 第四百一十章 飘飘渺渺又一春
  • 第四百零九章 我带大宋天子去狎妓7
  • 第四百零八章 我带大宋天子去狎妓6
  • 第四百零七章 我带大宋天子去狎妓5
  • 第四百零六章 我带大宋天子去狎妓4
  • 第四百零五章 我带大宋天子去狎妓3
  • 第四百零四章 我带大宋天子去狎妓2
  • 第四百零三章 我带大宋天子去狎妓1
  • 第四百零二章 曝光,危机!
  • 第四百零一章 一屋折子,弹劾尽一人!
  • 第四百章 风雨前的岁月静好
  • 第三百九十九章 盛世的美好人生
  • 第三百九十八章 盛世之雏,恢复江山之望2
  • 第三百九十七章 盛世之雏,恢复江山之望1
  • 第三百九十六章 你是朕的相公!
  • 第三百九十五章 最是大娘子风情
  • 第三百九十四章 身在野,心在朝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师生话朝堂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洞房花烛夜,城春草木深
  • 第三百九十一章 金钗却玉搔头
  • 第三百九十章 一夫二妻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只羡鸳鸯不羡仙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大婚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官家赐字,李家凤瞻凌建康
  • 第三百八十六章 谥号庄文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太子之殇4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太子之殇3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太子之殇2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太子之殇1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太子病危!
  • 第三百八十章 弹劾之人尽无语
  • 第三百七十九章 鸡飞狗跳的大宋
  • 第三百七十八章 狰狞毕露
  • 第三百七十七章 雏凤欲闹临安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四两拔千斤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好事和坏事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悬崖上的恭王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千古难逢的机会!
  •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各展手段
  • 第三百七十章 皇子之间,无间道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一支穿云箭
  • 第三百五十九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太子大病!
  • 第三百五十七章 他们都结婚了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官家,我给你搞个新闻啊!
  •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且好好做你的主妇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枪手集团
  • 第三百五十三章 走在阳光大道上
  • 第三百五十二章 青云覆人间
  • 第三百五十一章 赏罚并重
  • 第三百五十章 假亦真时真亦假
  • 第三百四十九章 这算不算是情人相见?
  • 第三百四十八章 胆大的李凤娘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敢和我抢老婆?
  •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为臣之心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好一个不要脸的大宋雏凤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十个脑袋也不够朕杀!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久别胜新婚
  • 第三百四十二章 王炸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六部尚书
  • 第三百四十章 扶摇者,搅局者也
  • 第三百三十九章 你且待我挥青袖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娃娃亲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夫妻双双把家还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大宋的底气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圣旨抢人
  • 第三百三十三章 伪造圣旨!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双胞胎的困惑
  • 第三百三十一章 贱卖双胞胎
  • 第三百三十章 留开后门,我悄悄的来
  • 第三百二十九章 计安西辽
  • 第三百二十八章 俨然已是郡马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姑娘出嫁前
  • 第三百二十六章 铁木真,随我回大宋可好?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斡难河畔小天骄
  • 第三百二十四章 一对男女,一个蒙古包
  • 第三百二十三章 等我们长大就生一个娃娃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收双胞胎?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我和草原有个约定
  • 第三百二十章 女帝陛下,你走光了2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女帝陛下,你走光了1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少妇风情奈何天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太子赵
  • 第三百一十六章 风风流流去西辽
  • 第三百一十五章 青云书刊诞生
  • 第三百一十四章 狮子张大口,四诰命!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大胆讨要诰命
  • 第三百一十二章 立储!
  •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临安炸锅
  • 第三百一十章 官家大病,立储之始!
  • 第三百零九章 大宋再无贾似道
  • 第三百零八章 计如卧龙
  • 第三百零七章 凤凰吞蛀
  • 第三百零六章 焦寒出现
  • 第三百零五章 作大死
  • 第三百零四章 大恶之谶
  • 第三百零三章 赵的底线
  • 第三百零二章 入阁
  • 第三百零一章 似曾相似
  • 第三百章 馆试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误殿下大事也!
  • 第二百九十八章 设局之人
  • 第二百九十七章 错失良机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干的漂亮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天骄雏凤斗相公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大宋的脊梁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张浚做不到的,我李凤梧来!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好狠的汤相公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凤凰吞蛀
  • 第二百九十章 亡羊补牢
  • 第二百八十九章 争子
  • 第二百八十八章 郭家之濒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生异象谁为星?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吃瓜谬论
  • 第二百八十五章 耍一番官威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扑朔迷离
  • 第二百八十三章 风雨飘摇
  •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临安朝臣尽吾掌
  • 第二百八十一章 穷途末路
  • 第二百八十章 天骄之子惮雏凤
  • 第二百七十九章 一团迷糊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帷幄
  • 第二百七十七章 运筹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推背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老子又要出使了?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双正妻
  • 第二百七十二章 请你救命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建功立业早绸缪
  • 第二百七十章 坐不住的太常卿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谁在忽悠谁?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南宋三冗破局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抢老婆大战
  • 第二百六十六章 真相只有一个
  •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一生之敌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李代桃僵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我也傲娇一次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崭新大宋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处罚双王
  • 第二百六十章 浅墨及笄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也无风雨也无晴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悬崖
  •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一发不可收拾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旖旎画舫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暧昧让人受尽委屈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是自取其辱还是互相伤害?
  • 第二百五十三章 箨龙裹尸
  • 第二百五十二章 红灯区里的祸水红颜
  • 第二百五十一章 秦淮两鸿鹄
  • 第二百五十章 伊人白云过隙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家庭会议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管他风雨起,我自闲看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宁静之后,风雨骤至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咱们自己生一个?
  •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且做盛世小官人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扫而空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传道授业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川菜之魂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最难消是齐人福
  • 第二百四十章 偷人是门技术活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论三妻四妾制度下驾驭女人的重要性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小妾的私心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夜谈
  • 第二百三十六章 衣锦还乡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李凤娘的快感
  • 第二百三十四章 他拍你屁股了?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坐看涛生云灭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柳子承的獠牙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 第二百三十章 重启上元大火案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参知政事人选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无间道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后怕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又被皇帝老儿坑了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来来来,且大醉忘今朝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臣之尽瘁者,死于朝堂也!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加封
  • 第二百二十二章 难得糊涂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撂挑子不干了
  • 第二百二十章 腹黑两君臣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官家问话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这里的夜晚静悄悄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花船议事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暴利的书商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君臣、父子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社稷、君王、黎民
  • 第二百一十三章 一生无败绩的军神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离别炮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悬梁自尽
  • 第二百一十章 无可更改的历史
  • 第二百零九章 爱恨之间
  • 第二百零八章 分而破之
  • 第二百零七章 亮剑
  • 第二百零六章 平息乱兵
  • 第二百零五章 屈服的皇室
  • 第二百零四章 你说我忠心不忠心
  • 第二百零三章 最后的王者
  • 第二百零二章 不辱使命
  • 第二百零一章 艳福不浅
  • 第二百章 临阵退缩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李睿之溃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最尴尬的受伤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以一当五百
  • 第二百零五章 屈服的皇室
  • 第二百零四章 你说我忠心不忠心
  • 第二百零三章 最后的王者
  • 第二百零二章 不辱使命
  • 第二百零一章 艳福不浅
  • 第二百章 临阵退缩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李睿之溃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最尴尬的受伤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以一当五百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于大理亮刀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内乱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人质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私利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都在放屁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偷梁换柱
  • 第一百九十章 我不答应!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尴尬的神卫军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必杀李凤梧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滇马之歧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大理皇室的中兴之心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步步为营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有人活,就得有人死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站队的棋子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大理乱局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美色难辞
  • 第一百八十章 夜谈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敲诈太上皇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大理两天子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观音不观音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苍山洱海见段誉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傲娇的中国公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太湖石换马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家姬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原汁原味孔雀舞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大理第一人
  • 第一百七十章 各司其职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大理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历史上的段誉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争宠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使团出临安,良计留王府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旧爱不如新欢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定情信物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谁人背后无人说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相忘于江湖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你来晚了
  • 第一百六十章 莫教青春虚韶华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出使大理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天子野望,皇子野心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请官家做序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二度入仕的帝师与相公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不服输的韩胄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小黄文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临安新局势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污妖王
  • 第一百五十章 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垂死反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相公斗法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这尼玛是要谋逆造反啊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对阵天骄之子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同寻常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扶龙者,岂雏凤独也?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舍车保帅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义平庄覆灭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找回郡主
  • 第一百四十章 垂拱殿之争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临安炸锅
  • 第一把三十八章 这里的黄昏静悄悄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争储之始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白于世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转机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子之怒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群夫之女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在做天在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落棋无声
  • 第一百三十章 官家也挖坑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相公谬矣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相公联手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竟敢狎妓?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阴招暗招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细作韩胄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落水狗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子面前放把火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功亏于溃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画饼充饥,搞定总捕头
  • 第一百二十章 葡萄心理,欲拒还迎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龌龊的小算盘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好大一条乌龙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双生花,双生心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柳子承的困境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西辽使团抵达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阴才柳子承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无敌寂寞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御膳房赐宴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冷血无情李少监
  • 第一百一十章 狗咬狗的乱局
  • 第一百零九章 天子之困
  • 第一百零八章 雷咆而无雨
  • 第一百零七章 一命换儿孙富贵,吾之愿也
  • 第一遍零六章 是条汉子
  • 第一百零五章 天骄之才
  • 第一百零四章 可以,这很李凤娘
  • 第一百零三章 观潮
  • 第一百零二章 四方云动,剑振其背
  • 第一百零一章 胜者储君,败者王爷
  • 第一百章 王爷们要闹哪样?
  • 第九十九章 母老虎变态的女神心理
  • 第九十八章 来啊,互相伤害啊
  • 第九十七章 李凤娘与凤梧
  • 第九十六章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 第九十五章 儒家正统,大宋禁书
  • 第九十四章 满满的都是阴谋
  • 第九十三章 何谓中兴?
  • 第九十二章 大庆殿论使职
  • 第九十一章 糟心的妹夫
  • 第九十章 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流下来
  • 第八十九章 微臣这就滚
  • 第八十八章 打官家主意
  • 第八十七章 文字狱
  • 第八十六章 大理滇马?
  • 第八十五章 开启反击大幕
  • 第八十四章 探花见探花,三探花!
  • 第八十三章 大王叫我来巡山
  • 第八十二章 《画皮》
  • 第八十一章 服了
  • 第八十章 挖墙角
  • 第七十九章 计将安出
  • 第七十八章 大宋高富帅
  • 第七十七章 赵汝愚与韩胄
  • 第七十六章 留得汗青一幅纸,始不负此生
  • 第七十五章 天子近臣
  • 第七十四章 天子门生的特权
  • 第七十三章 又一纸婚书,又一个娘子
  • 第七十二章 姐妹同塌,不拥挤!
  • 第七十一章 娘子清白换官人清白
  • 第七十章 这是一场龌蹉的大火
  • 六十九章 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 第六十八章 悲欢离合总是情
  • 第六十七章 桃隐深处,有桃堪摘
  • 第六十六章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 第六十五章 谈笑间,指点江山
  • 第六十四章 说服浅墨
  • 第六十三章 大姨子,我来了!
  • 第六十二章 腹黑的官家
  • 第六十一章 拱扑策居正?
  • 第六十章 相公和天之骄子的交锋
  • 第五十九章 李家又死十亿子孙
  • 第五十八章 礼仪算什么东西
  • 第五十七章 这特么的叫衣锦还乡?
  • 第五十六章 崭新局势
  • 第五十五章 相爱太易,推倒太难
  • 第五十四章 烽烟散尽数风流
  • 第五十三章 我赌是个男孩
  • 第五十二章 边境不再死儿郎!
  • 第五十一章 收官
  • 第五十章 六千铁骑入淮南
  • 第四十九章 大宋欲收官
  • 第四十八章 不要脸的襄阳守将
  • 第四十七章 欲守先攻
  • 第四十六章 襄阳攻防战
  • 第四十五章 骂阵
  • 第四十四章 千里救夫
  • 第四十三章 三人三骑,叩城!
  • 第四十二章 钉死滁州
  • 第四十一章 襄阳空城
  • 第四十章 护我袍泽归故乡
  • 第三十九章 梦回吹角连营
  • 第三十八章 醉里挑灯看剑
  • 第三十七章 朕有愧
  • 第三十六章 都只是读书人人
  • 第三十五章 襄阳无人不知金人来
  • 第三十四章 千骑卷平冈
  • 第三十三章 将士边关死,皇子城头立?
  • 第三十二章 娘子安故乡,官人赴沙场
  • 第三十一章 刚一波正面
  • 第三十章 纸上谈兵
  • 第二十九章 罪魁祸首
  • 第二十八章 烽烟
  • 第二十七章 虎踞平阳不卧,龙游浅水不困
  • 第二十六章 大气分赃
  • 第二十五章 “功德”与功德
  • 第二十四章 贪财知县
  • 第二十三章 水到渠成
  • 第二十二章 互相伤害吧
  • 第二十一章 小狐狸和老狐狸
  • 第二十章 我果然是个天才
  • 第十九章 入城即入坑
  • 第十八章 中庸之道
  • 第十七章 流言猛于虎
  • 第十六章 落棋
  • 第十五章 茫然的都水老爷
  • 第十四章 驭人,就这么简单
  • 第十三章 知县老爷的野望
  • 第十二章 私奔
  • 第十一章 知县老爷的日常
  • 第十章 襄阳望族
  • 第九章 知县威风
  • 第八章 取襄阳,杀雏凤!
  • 第七章 谁家小官人不举?
  • 第六章 吾不忍弃汉衣冠
  • 第五章 襄阳尚在,独不见射雕郭靖
  • 第四章 念奴娇
  • 第三章 青云学社
  • 第二章 史上最短命探花郎
  • 第一章 天子守国门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天|朝上国,战之何惧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只见雏凤,不闻状元名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宋国民官人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最是风光三鼎甲
  • 第三百二十一章 金銮殿唱名
  • 第三百二十章 说服赵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下是我赵的,那么你呢?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 第三百一十七章 魏家千金出西辽
  • 第三百一十六章 不想当皇帝的皇子不是好司机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天子取门生
  • 第三百一十四章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柳家兄弟来打脸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殿试
  • 第三百一十一章 众生相
  • 第三百一十章 春末,依然好春光
  • 第三百零九章 捉婿
  • 第三百零八章 放榜
  • 第三百零七章 天子一句话,臣子百万血
  • 第三百零六章 以退为进
  • 第三百零五章 悍妇服软
  • 第三百零四章 小娘皮
  • 第三百零三章 大宋悍妇李凤娘
  • 第三百零二章 一骑红尘妃子笑
  • 第三百零一章 满满的都是套路
  • 第三百章 为官之道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谁家儿郎欲舞弊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又见绝对
  • 第二百九十七章 霸道小官人
  • 第二百九十六章 人间话仙,南柯一梦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桃之夭夭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川菜开派宗师
  • 第二百九十三章 生与死之间,是人性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娘子向道,道长问情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双修快事
  • 第二百九十章 囡囡长生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浅墨初吻
  • 第二百八十八章 被污了的试卷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其乐融融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大宋最强母老虎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水做的男人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君子不党乎?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故人相见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春闱2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春闱1
  • 第二百八十章 南方艳阳里,大雪纷飞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愿君早还家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斜风细雨,君卿之合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喜忧之间,不见丧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春闱考官
  • 第二百七十五章 盛世武将也可为好男儿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女子心思满是春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天子近忧,魅女远喜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刀剑如梦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南宋船娘风情2
  • 第二百七十章 南宋船娘风情1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大宋的《聊斋》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船娘的忧伤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宋何处无才子
  • 第二百六十六章 避祸温柔乡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宫禁夜开,天子之困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最是狠辣读书人
  • 第263章 青灯神像前,是谁说两小无猜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喜一悲,仍在人间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暖风醺得游人醉
  • 第二百六十章 杭州船娘哟
  • 第二百五十九章 风波恶
  • 第二百五十八章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蓦然回首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失手失娘子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上元大火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世间第一等尴尬事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夫纲不振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妹纸,让我撩撩可好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听说你让我一只手?
  • 第二百五十章 小舅子威武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幽会
  • 第二百四十八章 节操还在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唤儿再长成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皇子也被忽悠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我辈读书人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得了便宜卖卖乖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有本事打我啊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打的就是你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破局
  • 第二百四十章 惊闻立储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后宫戏
  •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临安风情
  • 第二百三十七章 经年磨砺又一春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画扇来历,易安望安
  • 第二百三十五章 人无梦想,何异咸鱼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魏尚书打上门来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浮生偷得半夜闲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敢把朝堂作战场!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人间风流,得苏仙遗风
  • 第二百三十章 国事之余有家事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官家、相公、枢相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不按常理出牌的张枢相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活不过第二集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陌上桑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亲爱的那不是爱情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有人想摘相
  • 第二百二十三章 锁足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垂拱殿对质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小官人吾主,凤梧吾弟
  • 第二百二十章 绝境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相公之威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武将穿肠枪,文臣诛心言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血染的祭酒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十恶之不义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太学风波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三品大员来找茬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赵借刀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张杓扶龙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祭酒的选择
  • 第二百一十章 过墙梯
  • 第二百零九章 张良计
  • 第二百零八章 学录之威
  • 第二百零七章 大宋最豪世家
  • 第二百零六章 幸灾乐祸?同病相怜?
  • 第二百零五章 客串大国医
  • 第二百零四章 风骚出来的祸事
  • 第二百零三章 我真的不是非礼你
  • 第二百零二章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 第二百零一章 撮合一对,剩一对!
  • 第二百章 这些年的少年少女
  • 第一百九十九章 请把我的画扇还我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魏家双姝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太学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叫苦的庆王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终得“恩赐”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你行你上啊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混乱的大庆殿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功成无名,风口浪尖
  • 第一百九十一章 请允许我瑟一回
  • 第一百九十章 归宋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自猖狂你且奈何?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读书人也耍流氓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烟锁池塘柳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书生意气来一发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四元状元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的世界只有你了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参他一本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毫州来了个纨绔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要脸的大宋使臣!
  • 第一百八十章 跳脚的金人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又一个秦桧?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我是吓大的?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南、北朝堂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改变历史?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三木为森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吐血的刘仲洙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你家柔妃我家妾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妇知孰是贼乎?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大宋为贼
  • 第一百七十章 李巨鹿与文淑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培植党羽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各有算盘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使金!使金!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士子风流不着痕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
  • 第一百六十四章 魏尚书的怒火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天子与雏凤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面圣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出人意料的解元
  • 第一百六十章 应试高手在南宋(二)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应试高手在南宋(一)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秋闱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锁厅试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赵,我去你大爷的!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当下很忧郁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自创流派的书法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东边日出西边雨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闭门羹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秋闱名额
  • 第一百五十章 雏凤也上火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临安!临安!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接旨!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凤、梧并蹄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且做一次王安石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雏凤如狐,怎知天子如虎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朝堂之争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且抗旨,又若何?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男儿志凌云,何恋美人膝
  • 第一百四十一章 青梅竹马,昨日疏影
  • 第一百四十章 纨绔本色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戴花的男人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财源滚滚啊,滚滚!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同一个人名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个人名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老子有点想抗旨……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官家召,赴临安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女儿小心思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你赠我桐木,还之鸡毛
  • 第一百三十章 上火的赵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且容他猖獗一回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雄辩紫极殿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渔翁得利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赐予本王为妾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吾有辛青兕,堪比岳鹏举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昭明宫审案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咄咄逼人的大皇子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皇恩浩荡啊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庆王夜访
  • 第一百二十章 女人心思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后院失火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泰山之怒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切莫喜当爹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英雄,女人。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放翁至,坐而听道。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三王钦差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邓王钦差建康!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小朝会
  • 第一百一十章 大风起兮云飞扬
  • 第一百零九章 书生正气
  • 第一百零八章 好大一个难题
  • 第一百零七章 耶律弥勒被发现
  • 第一百零六章 符离之溃
  • 第一百零五章 士子有福
  • 第一百零四章 妻妾和鸣
  • 第一百零三章 暴怒的恭王殿下
  • 第一百零二章 唯有扶龙
  • 第一百零一章 霹雳弦惊,生死瞬间
  • 第一百章 必死的李家小官人
  • 第九十九章 天才的经营头脑
  • 第九十八章 执手长安,此生静好
  • 第九十七章 要留清白在人间
  • 第九十六章 天上琼绾紫清,人间白玉蟾
  • 第九十五章 老子被龙阳了?
  • 第九十四章 图穷匕见
  • 第九十三章 鸿门宴
  • 第九十二章 我有霓裳舞,十年无人知
  • 第九十一章 此心安处是吾乡
  • 第九十章 辛弃疾来了!
  • 第八十九章 禽兽不如
  • 第八十八章 道宗仙诗白玉蟾
  • 第八十七章 依然笙歌的建康
  • 第八十六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 第八十五章 媳妇保卫战
  • 第八十四章 且期你凤鸣九天!
  • 第八十三章 非得逼我出手?
  • 第八十二章 谁为诗魁
  • 第八十一章 独占风|流
  • 第八十章 且容我装上一逼
  • 第七十九章 苏园学会
  • 第七十八章 一吻误终身
  • 第七十七章 一代宗师,米氏山水
  • 第七十五章 愿我大宋再出文与文正
  • 第七十四章 晴天惊雷
  • 第七十三章 谁家白娘子
  • 第七十二章 恭王驾临
  • 第七十一章 再别康桥
  • 第七十章 大宋之刀归位
  • 第六十九章 大宋之刀归位
  • 第六十八章 左唤儿右弥勒
  • 第六十七章 大宋之刀苏醒
  • 第六十六章 帝心难测
  • 第六十五章 大宋之病
  • 第六十四章 借相公为刀
  • 第六十三章 无力逆天
  • 第六十二章 枢相张浚
  • 第六十一章 大儒做媒
  • 第六十章 朱府尊的野望
  • 第五十九章 谁家少女不思春
  • 第五十八章 金风玉露,相逢如故
  • 第五十七章 好老婆需要预定
  • 第五十六章 漂亮女人不可信
  • 第五十五章 提前抱大腿
  • 第五十四章 北伐启幕
  • 第五十三章 不一样的历史
  • 第五十二章 倾国倾城,耶律弥勒
  • 第五十一章 海陵王的女人
  • 第五十章 雄文惊四座
  • 第四十九章 府学考试
  • 第四十八章 神对手,猪队友
  • 第四十七章 嚣张的李家小官人
  • 第四十六章 恶仆巨鹿
  • 第四十五章 死里逃生
  • 第四十四章 明枪暗箭,悲催小官人
  • 第四十三章 抚女之足,伏子之背
  • 第四十二章 真巧、原来你也在这里
  • 第四十一章 新春
  • 第四十章 最是人心难买
  • 第三十九章 分赃!分赃!
  • 第三十八章 凤栖大梧今展翅
  • 第三十七章 公堂厮杀
  • 第三十六章 实战利器
  • 第三十五章 黎明之前
  • 第三十四章 陪嫁丫鬟的野望
  • 第三十三章 毒舌气死青染公
  • 第三十二章 大雪夜,书生刀出鞘
  • 第三十一章 尔等生死我来断
  • 第三十章 书香正气,女子大妩媚
  • 第二十九章 忽悠是门技术活
  • 第二十八章 小萝莉快到叔叔碗里来
  • 第二十七章 我为弃妇觅佳婿
  • 第二十六章 斗智老狐狸
  • 第二十五章 恶讼师
  • 第二十四章 扒灰
  • 第二十三章 交锋
  • 第二十二章 宗泽后人
  • 第二十一章 四面楚歌
  • 第二十章 家丑
  • 第十九章 凶案
  • 第十八章 沆瀣一气
  • 第十七章 红袖添香夜读书
  • 第十六章 远忧近虑
  • 第十五章 大祸临头?
  • 第十四章 原来我也是读书人中的妖孽
  • 第十三章 我不是针对谁
  • 第十二章 官居四品又怎样?
  • 第十一章 冤家路窄
  • 第十章 大儒一拜
  • 第九章 官人我要
  • 第八章 我要读书!
  • 第七章 福兮祸之所伏
  • 第六章 活的陆游!
  • 第五章 来自四品大员的威胁
  • 第四章 登门问罪
  • 第三章 我戳戳又怎样?
  • 第二章 芙蓉帐暖话云雨
  • 第一章 千金买名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