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氏三国》 正文

  1. 首页 /
  2. 恐怖灵异 /
  3. 吕氏三国 /
  4. 《吕氏三国》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瑞雪兆丰年?
请记住我们:【m.20xs.com】请记住我们【www.51cxw.cn】
    吕晨已经准备好前往南匈奴单于庭美稷的路途,礼物不少,但随行人马不多,仅仅带了乌珠、吕展和曹性统帅的亲兵破虏军三百人。有人提出过异议,但吕晨谨遵父亲教诲,没有解释,淡然说这是自己的命令,其余人等各自训练、铸城、造兵器等准备迎接鲜卑人的入侵,不必担心他。文臣武将们自然不敢反驳,遵命而行。


    当然,这只是对付中低层武将官吏的办法,私底下吕晨不会如此霸道,吕氏集团内部的几位大员都知道吕晨用意。几乎每次行动都会跟陈宫、庞统、张辽、司马懿、张扬等人开会商量、沟通,吕布坐主座却不发言,无声支持着自己儿子。


    吕晨之所以轻车简从,一来是因为担心鲜卑突袭雁门,所以不敢调走太多人马。二来是知道南匈奴人兵马众多,自己带再多也无意义,兵在精而不在多。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吕晨知道匈奴单于,也就是乌珠的父亲,刘豹的亲堂叔,栾提呼厨泉对自己没有恶意。


    当然了,甄宓对乌珠的离开还是很上心的。临行前,她特意从甄家挑了好八个半大丫头送给乌珠,还说这几个都是最会伺候人的丫鬟,今回单于庭,不能落了小君候的面子,丫鬟至少要带上八个才合适。乌珠顿时感激涕零,拉着甄宓的手一口一个姐姐叫得亲切,然后就把那八个丫鬟打发去羊圈忙活去了,甄宓黑了脸。乌珠道:在匈奴,只有牲口才需要人伺候。甄宓竟然无言以对,默默将准备送出的首饰盒收了回来。乌珠对丫鬟有兴趣,对首饰更有兴趣。一把就抢了过来,打开一看满眼放光,又是一番感谢。甄宓咂嘴半晌,始终没能说出真话,但心在滴血,姐只是让你挑两样喜欢的。你怎么全拿走了?是我平时表现得太大方了吗?天呐!那是我存了十几年的首饰啊!


    这些后宅趣事,都是二女私下里给吕晨说的,吕晨也不介意,只是会心一笑,精明如宓儿,也会在乌珠身上吃哑巴亏,实在难得。


    当然,最终乌珠没有带丫鬟,她自己骑马。也没有带首饰,已经卖了买了羊。顺便说一下,甄宓辗转反侧一夜,终于想出对策,第二天找甄家商人进了一批羊卖给乌珠,把首饰盒换了回去,外带四个丫鬟。


    这个故事一度成为吕晨嘲笑甄宓的笑点,甄宓自不甘示弱。夜夜把吕晨骑在剩下各种蹂躏,这女人身手不俗。吕晨战意也浓,只是苦了门口小床上的云袖小丫头,大冬天的每天早上起来换湿漉漉的亵裤,实在冷得很。


    乌珠听说要回美稷,雀跃不已,却又比吕晨还忙。自打知道这事之后。她就很少露头,天气转凉了,乌珠正带着法蒂玛和小绿小红,在城外给牛羊马屁搭帐篷、置办草料等等,听说还准备了木炭火炉。比她家里还暖和。前两天降了霜,天寒地冻,她就和法蒂玛等人住在了羊圈里。


    启程那天,吕晨天还没亮就动身,没有惊动太多人,小小马邑也是龙蛇混杂,能瞒一天是一天,只有甄宓领了丫鬟们送到院门口。


    太阳从东边跳出来的时候,吕晨已经出了雁门关。


    女人是善变的动物,不久前,乌珠骑在马背上还一步三回首吧嗒吧嗒掉眼泪,反复叮嘱法蒂玛和小绿小红等人,一定要把小羊羔照顾好,羊圈里的炭炉不能熄,但又要保持通风,如果回来少了几只羊,我就拿你们抵命等等。落魄公主法蒂玛脸色煞白,赌咒发誓一定把牛羊马匹全部照顾好。乌珠犹然不放心,拿着白花花的腰刀比划着,逼着她们必须昼夜守在羊圈,还请吕晨派人帮忙。谁知道,才刚纵马跃出雁门关,这女人性格陡然大变,跃马扬鞭绝尘而去,引得众亲兵纷纷看向吕晨,曹性还问了句:要不要抓回来?话音未落,被吕晨踢下了战马。乌珠若要逃早就逃了,哪能等到现在?这个愚昧的女人,只是在“羊圈”里关太久了,重回草原,心情激动。不久,鸟雀般清脆悦耳的歌声就载着乌珠奔了回来,她自马上一跃,猛扑进吕晨怀里,吧唧亲了一口。若非玄龙逐云兽乃正宗汗血宝马,只怕会被这一猛扑压塌。吕晨略矜持,两世为人从未遇到过这么豪放的姑娘,好多人看着呢,就吧唧吧唧啃个不停。


    曹性嘿嘿傻笑一会儿,就把破虏军打发走了,前面开路,左右境界,后面再拿些人殿后,只他和吕展以及另外十七名军官策马尾随偷窥。


    而后,乌珠骑着她的小红马,跟吕晨并肩而行,一路上都在唱着吕晨听不懂的美丽歌谣。


    这还是吕晨第一次听乌珠唱歌,心里暗暗羞愧,这个女人?大概现在才感觉到真正的快乐吧?以前的她,就像是关在笼中的鸟儿。好像,自己从来没有真正在意过这个女人!


    寒风呼啸,白雪飘零,冬日草原的苍茫肃杀,格外迷人。


    这是出雁门后的第三天了,马上就要到武州,再往北就要到后世的**了。武州,已经是南匈奴的地盘,那里有人迎接吕晨等人,带领他们西渡黄河去美稷城。美稷,便是南匈奴归附大汉后的王庭所在,大致位置在后世鄂尔多斯东面不远。


    “你知道我当初带兵马来雁门追杀你们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吗?”乌珠唱累了,这两天就喜欢跟吕晨说话。


    当然了,乌珠从不喜欢吕晨讲的故事,什么小矮人和白雪公主之类的,很无趣,她根本不明白那个什么公主是干什么的,居然都不养牛羊,也不劳动,简直不可思议。其实,乌珠最讨厌的是喜羊羊和灰太狼,吕晨告诉她这个故事讲述的是狼和羊和平相处的故事。乌珠当即就怒了,怎么可以这样?狼若是不吃羊了,那羊岂不是可以无限繁衍,越来越多?到时候,草场会被它们吃垮的,那时候。草场无法恢复,终将变成一片荒芜,所有草原上的生灵都将不复存在!


    吕晨说这个故事,压根就是投其所好,以为乌珠喜欢羊,肯定讨厌羊,谁知却是这个结果。不过,吕晨却颇为震撼于乌珠朴素的智慧,这个女人。并不愚蠢,反而很聪明。是啊,狼若没了,草原安在?这个两千年前的匈奴女人,比后世多少有识之士看得长远!


    “杀光我们?”吕晨问。他已经明白了,乌珠不是想听他说故事,也对他的知识不感兴趣,她想要的是倾诉。


    “不是。我只想要回我的牛羊!那些是我的嫁妆呀!在部落,没有嫁妆的女人。是没有人愿意娶的!”乌珠很认真地道。


    吕晨无言以对。


    乌珠又笑起来:“你们汉人真傻!我的嫁妆都没了,你还愿意娶我?虽然甄宓姐姐也很穷,没什么牛羊,但我听说她家有很多粮食和盐!可我什么都没有了!”


    吕晨翻了个白眼,人说三年一代沟,自己跟乌珠隔着两千多年。这代沟完全没法逾越啊!根本不能理解这女人的逻辑,甄宓还穷?你堂堂匈奴公主,没嫁妆?呼厨泉为你付出的嫁妆,可比你以前攒下那些牛羊马匹值钱多了!


    “不过你放心,我们匈奴女人是最忠心最勤劳的!我知道你也很穷。但我不会像甄宓姐姐那样好吃懒做,还整天乱送人东西的,我会帮你养很多很多牛羊,让你成为最富有的人!”乌珠握紧小拳头,神色非常坚定。


    吕晨笑了笑,又叹息,该怎么跟她沟通呢?甄宓哪里是好吃懒做?她明明是养尊处优。哪里是乱送人东西?明明是帮吕晨收买人心。这些乌珠都不懂,她只懂得匈奴女人该懂的东西,忠诚与勤劳。


    “哇!你快看,那条路就是我带兵追杀你们时候走的路,那时候还绿草茵茵的,现在都下雪了!”


    “哪有路啊?我在雁门修的那才叫路!”


    “所以啊,你们雁门太穷了,连草场都没多少,不养牛羊,拿来种粮食,粮食哪有肉好吃?你们汉人真傻!不过,你放心,等乌珠帮你养多了牛羊,你就可以招募更多的骑士,然后,抢夺他们的草原!”乌珠意气勃发指着西面广袤的白色草原。


    “喂,喂!你的手指错地方了,你改指北方鲜卑人的地盘,你指的是西面,那是你爹的地盘。”


    “对啊!鲜卑人那么强大,抢不过的,抢匈奴人的草场轻松一些。”


    “……”


    “你看,武州过去一直到黄河边的骆县,当初都是我的地盘!可是,我被你抓了之后,被诰升爱那家伙抢去了!那个可恶的家伙,现在正在我的草场上放牧!太可恨了!”


    “我帮你抢回来。”


    “渡过黄河,那片草场最最肥沃,是我爹的,我求了我爹爹好久好久,他都没给我!他送给那个铁弗族女人的儿子了!气死我了!”乌珠又道。


    铁弗族是去卑的部族,是匈奴、鲜卑和乌桓人三族后裔,又称杂胡,本不属于南匈奴,后来投靠并逐渐坐大,去卑的妹妹嫁给了呼厨泉,并为他生了唯一一个儿子。这些是吕晨早就听说过的,所以,他知道乌珠口中那个铁弗族女人的儿子,就是呼厨泉的儿子,现在的左贤王也力先。


    “好,我帮你抢回来!”吕晨拍胸脯道。


    “还有美稷城……”


    “那不是你爹的老窝吗?”


    “那有什么?我嫁给你了,就不再是他女儿了,你杀了他当单于都没关系。不过,你还是不要杀他好了,反正他活不了多久的,这是萨满祭司说的。只抢他的草场就够了!”


    吕晨实在无力招架,他还真没心思去占领什么草原,如果真有野心,他宁愿去中原。


    “……”吕晨不想讨论杀不杀乌珠他爹的问题,还没结婚就跟未婚妻商量杀不杀岳父,似乎有点毛骨悚然。他伸手接住两片雪,岔开话题:“下雪了,瑞雪兆丰年啊!好兆头!”


    瑞雪兆丰年,是有科学道理的。一是冬季落大雪。来年雨水均匀,无大旱涝;二是下雪可冻死一些病菌和害虫,来年减轻病虫害的发生;三是积雪虽寒,但积压在一起反而具有保暖作用,利于土壤的有机物分解,增强土壤肥力。


    尤其。现在还未到小雪,便开始下雪,今年的血下得早,还很大,对来年农耕极为有利。


    “什么意思?”乌珠歪着脑袋问。


    “意思是,明年的庄稼会有一个好收成!所以,是好兆头。”吕晨原本对农耕不感兴趣,但到了这个时代后,不得不提起兴趣来。为此,他也像陈宫请教了许多这方面的问题,在内政农耕方面,陈宫是一把好手。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这明明就是灾害!你们汉人太傻了!居然认为下大雪是好事!”乌珠小脸冻得红扑扑的,惊讶地看着吕晨,叫道。


    “灾害?没有到冻死人的地步,算什么灾害?”吕晨笑了。


    “人不会冻死是因为有牛粪烧火取暖,有兽皮裹身。一层又一层的。但是牲口呢?它们只有一层皮!河套以南还好,仔细些的话。牛羊不会冻死太多,但河套以北就困难了。今年的雪下得早了些,而且还不小,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就糟糕了!”乌珠眼中闪过惊恐,是的。惊恐!


    吕晨先是一笑,心道,北方苦寒之地是鲜卑人和乌恒人的地盘,他们牛羊冻死对匈奴和汉人来说都是好事啊!不过,转眼。吕晨也面色沉了下来。


    瑞雪兆丰年,对农耕民族来说是好事,但对游牧民族来说,绝对是灾难。


    本来冬季,游牧民族就食物短缺,需要对外掠夺,若是暴雪持续,他们的牛羊冻死更多,再过一段时间,他们侵略的时候,就会更加凶残!因为,他们若不抢夺汉人的食物,他们自己就要饿死!这就是为什么汉族北面的游牧民族始终垂涎南方的原因!


    “父亲肯定是从祭司那里得知了今年冬天会特别冷,所以才这么急请你去单于庭,要跟我们联盟对抗鲜卑。”乌珠说道。


    吕晨也想到了,萨满祭司并不全是迷信,他们懂些药理也懂些天文。


    面对注定要来的鲜卑人的猛攻,要怎么应对?


    吕晨已经没心思在跟乌珠搭话了,自顾自皱着眉头思索起来,想来想去没有对策,吕晨也渐渐焦躁起来。


    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雁门满打满算也就一万五兵力,骑兵步兵各一半,这就是吕晨的全部家底了,就算动用民力拉壮丁,也撑死不过两万五。鲜卑有多少人?吕晨不知道,匈奴人不知道,甚至鲜卑人自己也不知道。但是,鲜卑人远比南匈奴要多得多,而南匈奴就有十五万骑兵!鲜卑至少是匈奴的三倍以上,五十万铁骑!


    这一刻,吕晨只觉得自己在三国挣扎一年,却依旧如此渺小,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油然而生。若鲜卑铁骑倾巢而来,区区一个雁门关,如何挡得住?


    靠匈奴人?靠不住!


    严格来说,自从五十年前南匈奴内乱之后,匈奴单于对匈奴各部的约束力已经大大下降,骑兵也从二十万下降到了十五万。各代单于已经不能完全控制匈奴部落,北方各郡战火日益增多。汉朝为了避免这些人众的扰掠,将西河、上郡、朔方等郡治南移,因此原来分布在西河、上郡、朔方等地的匈奴人更为南下,大多数深入集中到并州中部的汾水流域一带。


    三十年前,南匈奴各部再次反叛,被汉北中朗将张奂击败。十二年前,羌渠单于由于是否帮汉朝出兵东征的问题,造成内部意见不合,被杀死。羌渠单于的儿子於扶罗,也就是刘豹的爹,欲返回单于庭,但遭到驱逐。五年前,於扶罗死,他的弟弟呼厨泉立为单于,刘豹不满,至今未承认叔叔的单于之位。而此时的匈奴,早已不复当年强盛,经常受到鲜卑的袭击,内部也并不和谐。


    这时,吕晨才明白,三国时代真正牛掰的人物不是刘备、孙权,而是公孙瓒、袁绍和曹操等人,因为,正是这些人在内部纷争不断的情况下,还顶住了来自北方鲜卑族的强大压力。公孙瓒白马将军的名头,正是用异族的人头累积起来的。袁绍虽不思进取,但也未曾放任鲜卑人乌恒人肆意南下,曹操更不用说了,北征乌恒名垂史册,甚至鬼才郭嘉也因此积病而亡。


    当初吕晨选择来雁门。是为了避开国内诸侯们的刀锋,却忽略了鲜卑这头巨兽。


    “呸!”


    苦思良久,不得要领,吕晨吐了一口口水,口水落地成冰。北地太冷了!远比后世寒冷!吕晨打了个寒战,见乌珠在前面一点朝自己招手,他抬起头,武州到了。


    办法也想到了!


    进入武州城,吕晨没顾得上休息。就写了一封信,吩咐陈宫等人不惜一切代价在一月之内,在雁门境内建起三十座十丈高的大城来,然后坚壁清野,将所有军民粮草藏入城中。


    这一招,是从扫荡与反扫荡中学来的吗,不稀奇。当然了,一月内建起三十座坚城。难,每天一座啊!其实不难。冬天嘛,建冰城就行了,这个快啊!三十座城不用太大,但必须要高,要坚固,依托雁门境内的大小城镇为基础。泼水成冰加固增高城墙就是了。


    吕晨又写了一封信给庞统,让他大肆收购草原上贩卖过来的羊毛兽皮等。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大批牛羊冻死,鲜卑人会饱餐一段时间,同时拿皮毛跟汉人换取粮食和盐铁。蓄势待发。届时,皮毛将会很便宜。吕晨允许庞统用铁器跟他们交换,但决不许他们给鲜卑人盐,同时,抓捕任何途径雁门贩卖盐的商人,禁制卖盐给鲜卑人,这条禁令将会持续到明年春天。


    最后,吕晨又写了一封信给司马懿,派给他一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也是他投靠吕晨来,第一次任务——出使邺城。给司马懿的目的很简单,请跟袁绍同盟,对付曹操。这个任务像是痴人说梦,吕晨也不相信司马懿能谈下来,他要的是退而求其次的承诺,不再鲜卑人南下的时候背后捅刀子就行了。


    三封信派亲信送出去之后,吕晨被乌珠拉着逛街去了,听说来接他们的人明日才到,他们被安排在了一家驿馆。这里汉胡杂居,倒是颇有一番特色。


    冬季的武州城并不萧条,至少在十二月到来之前,商人们不会停下他们追逐财富的脚步。南来的汉族商人们纷纷借道马邑、武州等地前往北方,收购鲜卑人冬季冻死或必须处死的牲畜皮毛或肉类,他们也带去了鲜卑人渴望的盐铁和粮食。鲜卑人不会想到,这将是他们今年能买到的最后一批盐了。


    乌珠不是喜欢逛街的汉人女孩儿,她并不带着吕晨往商铺里钻,也不眼馋绫罗绸缎和美食佳酿,而是以一个主人的身份,带着吕晨在城里闲逛,并加以指点说明。以前,武州到骆县是呼厨泉的地盘,分派给乌珠管理,算是她的嫁妆,她自然了如指掌。武州不大,说是一个县城,但在这个时代,又居于边陲之地,实际上也就两三条街,不如后世小镇,不一会儿就逛完了。乌珠还不满足,要带着吕晨出城去看她以前放羊的地方,吕晨还没说话,以曹性为首的十八名亲骑就表示反对了。原因也很简单,在出发之前,吕布专门跟曹性私聊了两个时辰,中心思想简明扼要,我儿子要是少了一根毫毛,我杀你全家,曹性表示这是应该的。所以,他们自然不会让吕晨出城,毕竟,这里不是自己的地盘。


    乌珠不太高兴,但没有勉强,吕晨就带她会驿馆比射箭,乌珠大获全胜。


    “刘去卑的儿子在骆县?”对自己的射术深深鄙视一番之后,吕晨问起了归来的吕展,一到武州城就被告知明天前往美稷,却无人来迎接,这事有些怪,吕晨就打发吕展去打听。


    “不,诰升爱就在武州。”吕展道。


    吕晨皱眉,这诰升爱就是负责送吕晨去美稷的人。他既然在武州,为何不来打个招呼?看不起自己没关系,他没理由这么无视乌珠吧?再怎么说,乌珠现在也还是单于的女儿。


    “诰升爱见了我,让我转达小君候,他今日身体不太好,所以不能送我们去美稷。但是,他又说,今晚置备好酒美姬在他帐篷里,请小君候过去喝酒。”吕展也狐疑,补充一句,“我看他身体不像不好的样子,壮得像头牛!当然,没小君候魁梧!”


    “我比牛还壮,是这个意思吧?”吕晨笑了,心里却琢磨起来,这个诰升爱什么意思?身体不好还喝酒?这很奇葩,再说了,他先倨后恭又是什么意思?他又是怎么占据原本属于乌珠的草场的?他代表的是单于呼厨泉?还是右贤王刘去卑?


    吕展有些慌乱。


    吕晨拍了拍他肩膀,正要答应,却不料乌珠突然抢身而出,拦住吕晨:“是他送我们去美稷?你没告诉我!今晚千万别去,明早我们自己去美稷,不用他护送!我认得路!”


    显然,乌珠有些慌乱。


    吕展退到一边,曹性等人也是自觉地散开去。


    “这个诰升爱到底怎么回事?”吕晨皱眉,看着乌珠。


    乌珠眼神有些闪躲,脸蛋儿就红了。


    “靠!不会吧?”


    吕晨心里猛然一抖,倒退一步。


    “你……你知道?你怎么会知道?”乌珠惊恐看着吕晨,眼眶中泪珠儿打转。


    “你这模样,我还能猜不到?是你欠他的,还是他欠你的?”吕晨心想,乌珠喜欢自己应该不会是假的,但看他听到诰升爱名字的时候的模样,应该也有些情债,匈奴人远比汉人开放,以乌珠的年龄和身份,有点过去也正常。再说了,这诰升爱占据了乌珠留下的草场,就是证明嘛!


    “以前我欠他的,但我已经还了!”乌珠低下头,紧张。


    “拿什么还的?”吕晨观察乌珠,这女人该还是个雏儿才对,不可能用肉身还债。


    “草场!”乌珠扯了扯衣角,摆弄了一下腰刀,颇为不自然。


    “哦!这个,那个……”吕晨心里有些芥蒂,但是,在后世,这根本不是个事儿啊!哪个女人没有一点过往?再说了,乌珠还是完璧之身,又对吕晨死心塌地,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想通了这些,吕晨就释然了,“没关系!我能理解!你长得这么漂亮,他爱上你也是情理之中,我不会生气的!”


    “啊?你说什么?”乌珠突然抬起头,奇怪地看着吕晨。


    “什么啊?你说你欠了诰升爱的情啊,用草场还的!”


    “情也能欠?你们汉人真傻!我是欠了诰升爱六千头牛……这个,那个,我们去年比射箭,赌得太大,我输了……他这次请你去喝酒,一定是逼你帮我还牛!你哪有那么多牛啊?再说了,他还占了我的草场!我怕你傻乎乎的,上了他的当,你本来就够穷了,如果再赔六千头牛,天呐……”


    吕晨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


    [ .]想阅读更多吕氏三国最新章节的精彩内容,请点击吕氏三国免费阅读,想获得吕氏三国TXT下载,请点击吕氏三国免费下载,请记住我们【www.51cxw.cn】

上一章 回目录
  • 第二百六十章 瑞雪兆丰年?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凛冬将至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傻子将军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论必修科目的必要性
  • 第二百五十六章 真理越辩越明
  • 第二百五十五章 还算顺眼
  • 第二百五十四章 这个可以有
  • 第二百五十三章 雁门学院的奇葩教科书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守国门
  • 章节目录
  • 第二百五十一章 讲故事爷最拿手了
  • 第二百五十章 辩
  • 正文
  • 第二百八十九章 第二只穿越犯?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毛骨悚然的信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卖人头的山羊胡子
  • 第二百四十六章 人头滚啊滚
  • 第二百四十五章 以战养战
  • 章节目录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小君候真他娘的牛叉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拜师
  • 第二百四十二章 甄宓的智慧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我夫君是俾睨天下的雄鹰
  • 第二百四十章 烟火满城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万人屠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骑兵的地狱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好戏开场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祭旗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千里眼
  •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一起看烟花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兵临城下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压轴大戏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烽烟作良辰
  • 第二百三十章 祭品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猎魔行动
  • 正文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暗潮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夜宴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群英荟萃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北方枭雄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西域遗民与活字印刷术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流浪的大汉骑兵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人肉筹码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波斯猫
  • 第二百二十章 吓破胆的孙小权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铁船会不会沉?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吕晨的蹩脚蒸汽机
  •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东吴的目的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小孙权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微妙平衡
  • 第二百一十四章 鲜卑大单于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阿婆和石头的梦想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突然造访的吕绮
  •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 第二百一十章 经济殖民的野望
  • 第二百零九章 雄霸西北
  • 第二百零八章 媚骨天成胸怀坦荡
  • 第二百零七章 局
  • 第二百零六章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 第二百零五章 手撕牦牛
  • 第二百零四章 一拳干翻
  • 第二百零三章 要么臣服,要么死
  • 第二百零二章 疯狂杀戮模式
  • 第二百零一章 雁门太上皇葛罗丹
  • 第二百章 鲜卑人找茬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猎杀狐狸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一只公主惨绝人寰的命运
  • 第一把九十七章 苦命的乌珠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混乱的马市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吕晨很失望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败笔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为火药造势
  • 第一百九十二章 给卧龙和鹰隼的英雄帖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吃大户
  • 第一百九十章 刘豹归心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大汉好医生庞统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家门不幸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庞统喜当爹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一千白马义从喂了狗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吕晨看上了昭姬姐姐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定河东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友好磋商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向我开炮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最佳导演吕大晨
  • 第一百八十章 至于吗?至于吗?至于吗?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刘豹是演技派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试试就试试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军事演习
  • 第一百七十六章 雁门的家底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吕晨很忙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吕扒皮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哥要当土豪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吕晨的野望
  • 一第一百七十一章 五指山下的猴子
  • 十第一百七十二章 吕晨的野望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哥要当土豪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吕晨的野望
  • 第一百 七十一章 五指山下的猴子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七吕晨的野望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百亲笔签名
  • 第一章百六十九章 神棍右贤王
  • 第一百七十章 百飞龙秘谍
  • 第一百 六十五章 灌顶,绝世神功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百灵异事件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吃人的大魔王吕晨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灵异事件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灌顶,绝世神功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联弱敌强的西进策略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权力交接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这么大这么软的胸肌,你怎么练的?
  • 第一百六十章 亲自上阵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赵子龙揍了老丈人
  • 本书暂停更新公告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定风波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又见驱虎吞狼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坑儿子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悲情的句号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谁动了我的女侠?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鸿门宴
  • 第一百五十章 刺客辛酸老道凄凉,吕晨是个大灰狼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长大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女侠你好,女侠再见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今天你呵呵了吗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一个崭新的左撇子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军心可用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弓弦理论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回易京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上竹筒酷刑
  • 第一百四十章 被暗恋真幸福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好快的刀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乐城危机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陪练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万事不愁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咱们都是朋友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猪队友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兵临城下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信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晚风萧瑟
  • 第一百三十章 不屑与你为伍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这就是差距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二百五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要杀人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吃人肉是体力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文丑的眼光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死定了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吕晨来大姨妈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悲剧的文丑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乱世浮萍
  • 第一百二十章 下乐城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杀孽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丈母娘看女婿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以毒攻毒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骑马进门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烟花好看吗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提亲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风波乍起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赵云来投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家没说不愿意呀
  • 第一百一十章 夜幕下的算计
  • 第一百零九章 局
  • 第一百零八章 收网
  • 第一百零七章 打酱油的子龙哥哥
  • 第一百零六章 上阵亲兄弟
  • 第一百零五章 一物降一物
  • 第一百零四章 我娶你
  • 第一百零三章 乱
  • 第一百零二章 误会
  • 第一百零一章 夜雨
  • 第一百章 丧心病狂
  • 第九十九章 抢亲
  • 第九十八章 玩儿砸了
  • 第九十七章 首次战败
  • 第九十六章 吕晨战赵云
  • 第九十五章 我乃常山赵子龙
  • 第九十四章 去无极县
  • 第九十三章 洛神
  • 第九十二章 战利品
  • 第九十一章 残暴的吕绮
  • 第九十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
  • 第八十九章 借兵也要南下
  • 第八十八章 定策
  • 第八十七章 公孙瓒的宴会
  • 第八十六章 夺回易京(改)
  • 第八十五章 活捉袁绍?
  • 第八十四章 骑兵攻上城头
  • 第八十三章 奇袭北门
  • 第八十二章 小君候要爆发了
  • 第八十一章 穿墙的法术
  • 第八十章 强袭敌营
  • 第七十九章 消失的虎贲
  • 第七十八章 设伏、奇计与重口
  • 第七十七章 忽悠文丑
  • 第七十六章 火药真是个好东西
  • 第七十五章 平地起惊雷
  • 第七十四章 生擒文丑?
  • 第七十三章 真假吕晨
  • 第七十二章 一骑当千,你够了
  • 第七十一章 你伏击我偷袭
  • 第七十章 易京城破
  • 第六十九章 争执与结果
  • 第六十八章 太邪恶
  • 第六十七章 公孙的花样作死
  • 第六十六章 大战将起
  • 第六十五章 一场闹剧
  • 第六十四章 妖术
  • 第六十三章 脑洞大开
  • 第六十二章 给公孙瓒的密信
  • 第六十一章 经略雁门
  • 第六十章 剑走偏锋的庞统
  • 第五十九章 四问
  • 第五十八章 得罪老天爷的下场
  • 第五十七章 人不如狗
  • 第五十六章 北上雁门
  • 第五十五章 送郭嘉,迎吕布
  • 第五十四章 吕布归来
  • 第五十三章 大战收尾(改)
  • 第五十二章 黄雀
  • 第五十一章 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 第五十章 单骑入中军
  • 第四十九章 以一敌四
  • 第四十八章 一击必杀
  • 第四十七章 攻城与斗将
  • 第四十六章 夜战
  • 第四十五章 围城
  • 第四十四章 内斗
  • 第四十三章 诱-惑的力量
  • 第四十二章 杨丑死于此处
  • 第四十一章 天赐良机
  • 第四十章 杀戮即将到来
  • 第三十九章 谜底
  • 第三十八章 天空下的野心
  • 第三十七章 惊变(改)
  • 第三十六章 惨烈“阵亡”的郭嘉
  • 第三十五章 心不贼,长不肥
  • 第三十四章 全军入河内
  • 第三十三章 圣人
  • 第三十二章 老神仙
  • 第三十一章 无耻是我的座右铭
  • 第三十章 真的断了
  • 第二十九章 猛将吕晨
  • 第二十八章 蛟龙入海
  • 第二十七章 破樊笼,乾坤万里
  • 第二十六章 一曲悲歌溜曹仁
  • 第二十五章 陷阵陷阵,战无不胜
  • 第二十四章 步兵的噩梦
  • 第二十三章 虎贲龙骧,举世无双
  • 第二十二章 备马!披甲!
  • 第二十一章 夜袭
  • 第二十章 破敌之策
  • 第十九章 升帐议兵
  • 第十八章 明日火烧乌巢泽
  • 第十七章 火柴与火药
  • 第十六章 发明家
  • 第十五章 笼中对
  • 第十四章 夺天下人心
  • 第十三章 煮狗论英雄(改)
  • 第十二章 萝莉会咬人
  • 第十一章 小萝莉一百钱一只(改)
  • 第十章 烤小JJ、宿敌、神创意
  • 第九章 一只耳朵
  • 第八章 忽悠大耳贼
  • 第七章 销魂一刀
  • 第六章 谈判
  • 第五章 送货上门
  • 第四章 曹阿瞒
  • 第三章 计擒郭嘉
  • 第二章 诈降
  • 第一章 我爹是吕布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