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情仕途》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燃情仕途 /
  4. 《燃情仕途》 正文 1068.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道歉
请记住我们:【m.20xs.com】    [第1章正文]

    第1068节第一千零五十五章道歉

    见赵得三推门进来了,李芳放下一次性茶杯,站起来说道:“一去去了这么长时间,怎么样?是不是让我现在去财务处拿钱?”

    “李姐,你先坐下来,先听我说……”

    “怎么?是不是又要拖啊!不行,今天我必须把钱拿到!”李芳一听赵得三的开场白,就又一次横了起来,冲着赵得三干脆了当的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不是拖,李姐,你先坐下来,听我给你说吧。”赵得三陪着笑脸走上前去,双手一点也不介意的搭在了李芳的肩上,按着她坐在了椅子上。

    “到底想怎么办,你说吧!”李芳扭着头看上去很生气的说道。

    赵得三站在李芳面前,首先是态度诚恳的向她低着头道歉,说道:“李姐,真是对不起,今天恐怕这个问题暂时不能帮你解决了。”

    “为什么!”李芳几乎是吼着冲他问道。

    赵得三叹了口气,说道:“李姐,虽然上次我和你谈好了,也写了字据,但是这个钱建委的财政上是没办法支出的,因为年底审计厅会对建委的账目进行检查的,所以……”赵得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李芳气的板着脸说道:“行了!我不管你们内部是什么制度!有什么规定!我今天就只认这个钱,必须把这个钱拿到!这个字据是刘副处长你写的,你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还按了手印的!这笔账你休想赖掉!”

    “李姐,没错,这个字据是我写的,我也没想赖账,但是现在领导表了态,这个钱暂时没法支出给你啊!”赵得三连忙向她解释着说道。

    “没法给我支出?”李芳‘哼’了一声冷笑着反问道,然后冲着赵得三咄咄逼人的说道:“不管今天你说什么,我李芳都一定要拿回这笔属于我们的血汗钱!”

    “李姐,你……你这不是为难我吗?”赵得三一时间也真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知所措的说道。

    “我为难你?你还为难我呢!我的几个兄弟辛辛苦苦的干了活,现在工资拿不到,让他们喝西北风啊!”李芳口口声声将自己的兄弟们摆出来,冲着赵得三愣愣的反问道。

    赵得三见李芳这幅咄咄逼人誓不罢休的强势态度,他也实在没有办法了,便破罐子破摔的说道:“那李姐你说怎么办?反正我现在是没办法了,我该做的都做了,有本事你去找领导要去!”

    “是你和我谈的,我就找你!”李芳接着赵得三的话茬说道,看来是认定了赵得三。

    “你找我?我能有什么办法!反正这事情我是没办法了!”赵得三一转身,也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说道。

    李芳见赵得三的架势还真是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看样子是要赖账了,于是使出了最后一招,只见她‘哼’了一声,换了一种口吻说道:“刘副处长,怎么着?你还真想赖账?这笔账你赖得了,咱们上床那笔帐你赖不了吧!”

    果然,李芳突然说起了两人上床的事情,赵得三就立即头皮一紧,转过了身来,一脸惊慌的看着李芳那种冷笑的表情,磕磕巴巴的说道:“李姐,你……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是两码事!”

    李芳见赵得三果然因为自己这句话而显得有点措不及手了,嘴角闪过一丝得意的诡笑,不紧不慢的说道:“这在今天之前的确是两码事,但是现在是一码事了!”

    “为……为什么?”赵得三支支吾吾的问道。

    “因为你小子不认账,想赖了我们这笔血汗钱!”李芳狠狠的说道。

    赵得三连忙解释着说道:“李姐你误会了,我没有,我哪里有想赖掉这笔账啊,完全没有的事。”

    李芳见赵得三再一次软了,便也缓和了语气,说道:“你看你小子刚才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难道不是想赖账吗?”

    赵得三苦笑着说道:“李姐,我这也不是没办法嘛,你也知道我只是个小小的副处长,我能和你谈,那也是在我们郑主任的授权之下才和你谈的,要不然这么大的事情哪里轮的上我这个小人物和你谈啊,所以说这件事你……你真的不要为难我了,我实在没有办法的!”赵得三在这个时候也开始自保了,把责任朝郑秃驴那个老狐狸的头上推去了。

    “你少给我找这么多理由,我李芳没多少文化,我是个直肠子,既然是你和我当初谈的,我就只认你,别人我不认!”不管赵得三怎么说,李芳就是死抓着他不放。

    这搞得赵得三真是有点不知所措了,哭丧着脸,说道:“李姐,你这不是要置我于死地吗?”

    “你少给我装可怜!要说可怜,我李芳和我的兄弟们才可怜,我们是打工的,一年四季在外打工辛辛苦苦赚的血汗钱现在被你们建委因为付款手续上出了问题而没拿到手,我们一天三餐吃不饱喝不足,我看你才是置我们于死地!”李芳倒是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

    她的这些条条是道的反驳搞得赵得三一时有点哑口无言了,一脸无奈的看着李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李芳见赵得三不说话了,便挑着秀美,带着一种嘲讽的口吻说道:“怎么着?装死狗啊?”

    赵得三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李姐,你这样说,我还能说什么?”

    李芳语气轻薄的反问道:“照你这么说,这笔账还真的想赖掉了?”

    “不是我想赖,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希望李姐你能理解一下我吧,我这也是给公家干事,上面领导不同意,我夹在你们中间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你何苦为难我呢?”赵得三无可奈何的叹着气说道。

    他是好话说尽,但是李芳还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看着他,然后再一次使出了杀手锏,她用那种轻蔑的眼神盯着赵得三,说道:“我不管你为不为难,我现在只想拿回属于我们的血汗钱,今天你要是不给我把这个事情解决了,别怪我李芳不给你面子,我就把咱们两的事情抖出去,我让你小子也没脸见人!”

    “你……”赵得三被李芳这句话激的怒目圆睁,刚想冲她破口大骂,但一看到李芳那严肃认真的样子,再一想一旦李芳把那天晚上的事情抖出去,那他就算彻底的完蛋了,想到这个结果,赵得三又一次软了下来,缓和了语气,说道:“李姐,你不要逼人太甚了,这件事如果抖出去了,我赵得三是没脸做人了,但李姐你恐怕也不会有什么脸再见人了吧?而且你再要想拿到这笔钱,恐怕就更不可能了吧!”

    赵得三的言外之意是想让李芳知道,如果这件事抖出去了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但没想到李芳听了他的话却显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哼哼’冷笑了两声,不紧不慢的说道:“我李芳是个农村来城里打工的,我在城里不认识什么人,我不怕丢脸,还有,上次是我李芳给你面子,不答应追究那个蓝眉的责任,如果今天你小子不能给我一个圆满的答复的话,我不光要讨要回这笔属于我们的血汗钱,还要找蓝眉的麻烦!”为了让赵得三自己解决这件事,李芳在天平上又加了一块砝码,让优势完全的倾向于自己了。

    奶奶的!你这个臭婊子不要欺人太甚!赵得三在心里恨恨的骂着李芳,听见她这样说,赵得三彻底是被她的强硬态度所打败了,看来这女人真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儿。他知道自己现在也是被这女人逼得一肚子的气,她肯定今天是拿不到钱了,那就只能往后拖一下了,自己再找郑秃驴施压吧,无奈之下,赵得三拍着胸脯做出了一个决定,狠下了心说道:“李姐,今天钱你肯定是拿不到了,但我赵得三向你保证,这笔钱一定不会少了你的,如果你还相信我赵得三的话,那你今天就先回去,别在这里闹了,怎么样?”

    李芳见赵得三那种认真诚恳的样子,便问道:“你怎么保证这笔钱你们不会赖账,一定少不了?”

    赵得三若有所思了片刻,郑重其事的冲着李芳说道:“这样,李姐,三天之内,我一定帮你解决,我现在先以我个人的名义写上一张等额的欠条,三天之内要是还没解决了,我个人在一个礼拜之内绝对把这笔钱给你,这总行了吧?”

    事情终于按照胡涛交代给李芳的结果发展了,到了这个地步,李芳的态度便缓和了下来,冲着赵得三问道:“我怎么相信你?”

    赵得三说道:“你那上我写的等额欠条,还怕什么?”说着坐在办公桌前,拿起笔就写了一张四十多万的等额欠条,并且在上面摁了手印,然后将欠条递给了李芳。

    李芳看了他一眼,接过了欠条看了看,见没什么问题,便一边收起来,一边说道:“万一你要跑了怎么办?”

    赵得三见李芳还是有点怀疑,‘哼’笑了一声说道:“李姐,你觉得我赵得三年纪轻轻的就在省建委是个副处长,我会为了四十几万而放弃我的大好前程吗?”说完,接着又补了一句狠话,他说道:“我赵得三决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李芳也一脸正经的说道:“好,刘副处长,我看你也是条汉子,念在我们睡过一晚上的份上,我李芳再相信你一次!三天之内,你给我要是没有答复,第四天我就来找你,我就只认你!”亅亅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